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639 全新的劍招

整齊如光柵的齊射撕裂漆黑的夜幕,照亮一群群瘋狂的身影。他們密密麻麻,就像一群嗜血的蝗蟲,潮水般向陣地沖來。
  陣地前血流成河,尸橫遍野。
  神狼再也不保持千人隊的陣形,徹底打散,三五成群。
  青花纏枝長滿大地,不時有人深陷其中。風車劍的轟鳴,宛如死神的鐮刀,所過之處留下一條鋪滿血肉殘肢的血途。
  赫連天曉已經顧不上端木黃昏和雷霆之劍的獵殺。
  山谷的劍鳴,讓赫連天曉心中最后一絲希望斷絕,銀霜部兇多吉少。
  如果自己不是那么貪功,先行等待援軍,就不會陷入如此絕境吧……
  這個念頭在他腦海中一閃而過,他心中泛起一絲苦澀和懊惱,但是旋即眼中亮起桀驁狠厲之色。
  只要沖入敵人大營,對,只要沖入大營,那些該死的塔炮手,一定會一哄而散,一定落荒而逃!
  沖上去!
  別無選擇。
  赫連天曉被激起兇性,雙目充血,面目猙獰,身先士卒沖在最前方。在他身邊,兩名神通強者護住他的兩翼,三人就像鋒銳的箭頭,銳不可當!
  他們連續擋下三次蜂巢重炮的炮火,讓陣地上神狼將士們士氣大振!
  蜂巢重炮齊射的轟鳴震得血修耳朵嗡嗡作響,他們幾乎聽不見聲音。滾燙的空氣里彌漫著硝煙和嗆鼻的血腥味,不斷有人倒在血泊之中。他們嘴里發出無意識的咆哮怒吼,狀若瘋癲,宛如瀕臨絕境的野狼,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沖上去!沖上去!
  塔炮聯盟的陣地上,元修們同樣在拼命。
  由于目標敵人分散,齊射的效果不好。胖子當機立斷,停止齊射,改由各塔炮自由射擊。
  潮水般的敵人,就像一道起伏不定的潮水,離他們越來越近。
  元修們甚至能看清楚對面敵人扭曲的臉龐,敵人就像一群野獸。
  塔炮聯盟的壓力急劇增加!
  滋滋滋,燒紅的炮身不斷在塔炮手們臉頰、肩膀上烙下焦黑的傷痕。他們渾若未覺,不斷地傾泄著炮火。這是他們在死亡逼近時唯一能做的,瘋狂、不顧一切地轟擊。
  胖子之前讓塔炮手輪換休息,保留的寶貴體力,在此時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如果剛才在敵人引誘的時候攻擊太猛烈,現在起碼有一半的蜂巢重炮要啞火。
  胖子的目標是赫連天曉。
  他很沉穩,蜂巢重炮的內管急速轉動,炮管口的紅光迅速變亮。咚,一聲悶響,熾亮的紅光從炮口噴涌而出,沉重的炮管猛地向后一沉,胖子的身形紋絲不動。
  赫連天曉左邊的羅威舉起左手的巨盾,蜂巢重炮的炮火轟擊在巨盾上,羅威身形一顫,口角溢出鮮血,如同犀牛般粗糙厚實的皮膚龜裂,滲出絲絲縷縷的鮮血,眨眼間就宛如血人。
  正面硬扛蜂巢重炮的炮火,羅威的神情有些恍惚。瞳孔漸漸恢復焦距,他驀地仰頭咆哮怒吼,仿佛一頭憤怒的野獸。
  他的確是一頭野獸。
  渾身筋肉暴綻,雙腿粗壯如柱,皮膚粗糙厚實。他的神通是【北荒象】,力大無窮,是赫連天曉麾下的一員猛將。
  借助羅威的掩護,赫連天曉和另一位神通強者鄧子雄向前沖出七八丈。
  咚!
  胖子的蜂巢重炮轟鳴聲和其他蜂巢重炮有些不同,更加短促低沉,威力也大得多。
  鄧子雄沖在赫連天曉前面,手上提著比一人還高,如同門板大小的重斧。他神態威嚴,睥睨之際,自信和傲慢流露無疑。他冷哼一聲,抓住斧柄的手掌驀地亮起刺目的紅光,沉重的長柄斧高高揚起,吐氣開聲,一斧斬下。
  三丈高的紅色斧芒,呼嘯飛出。
  下一刻,鄧子雄臉色陡然大變。
  眼看炮火和斧芒就要撞上,沒想到炮火突然炸開,就像一團煙花在他面前炸開。炸開的一道道紅芒如同在他面前撐開一把紅色的光傘。
  絲絲縷縷的紅芒,繞過鄧子雄,在他身后匯集,轟向赫連天曉。
  鄧子雄勢大力沉的一斧落空!
  胖子身為首位塔炮大師,開創了塔炮手這個全新職業,他操控塔炮的水平是當之無愧的當今第一。這方面,就是艾輝如今都遠遠不如。
  赫連天曉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他見過胖子操控塔炮,但是沒想到,胖子比他判斷的還厲害。
  但是赫連天曉能夠擔任神狼部首,實力豈容小覷?一言不發,五指張開,朝面前正在朝一點匯集的絲絲縷縷紅芒抓去。
  咚!
  一聲悶響。
  卻是匯集的紅芒突然爆裂,驚人的力量傳來,赫連天曉手掌發麻。他心中不由凜然,神情愈發凝重,他本以為塔炮走的是剛猛的路子,沒想到在胖子手上竟然能夠產生如此細膩的變化。
  一擊落空的鄧子雄渾身氣血翻騰,但是更難受的是心里憋火,他覺得自己被耍了。
  該死!
  不知道是氣血逆轉還是因為憤怒,鄧子雄臉漲得通紅。
  視野中捕捉到對面炮管火光噴涌。
  鄧子雄怒吼一聲,一夾胯下神狼,神狼一躍而起,他掄起手中的長柄重斧,狠狠一拍!
  紅色的光幕出現在他面前,洶涌的力量宛如排山倒海般從重斧噴涌而出,光幕前方產生一**透明的漣漪,那是空氣被驚人的力量壓縮形成的波紋。
  咚!
  蜂巢重炮的炮火一頭撞上光幕。
  鄧子雄和他身下的神狼如同被狠狠抽了一鞭子,身體一顫,鮮血從口鼻處溢出。他的神情茫然,顯然剛才這一炮的力量超出他的預期,巨大的力量讓他有些發懵。
  還沒等他回過神來,一團火光在他渙散的瞳孔中急速拉近。
  赫連天曉眼角一跳,倏地出現在鄧子雄身邊,手掌一翻,凌空朝呼嘯而來的火光拍去。
  轟!
  火光在空中爆裂,無數碎石伴隨火光飛濺。
  不是蜂巢重炮!
  赫連天曉手掌焦黑一片,他瞇著眼睛。遠處漂浮在半空中那座名叫【魚骨頭】巨大的斷峰,火光不斷沖天而起。
  火山尊者!
  身后響起羅威的怒吼,赫連天曉臉色微變,不好!
  對方的真正目標,是羅威!
  青色的纏枝,不知何時纏上羅威和他的神狼。羅威和神狼拼命掙扎,但是那些看似輕柔的青花纏枝,卻是異常堅韌,鮮血淋漓的羅威就像被困住的野獸,嘴里發出絕望的咆哮怒吼。
  嘶!
  輕微如布帛撕裂之聲,七把狹長如柳葉的飛刀,突然從地面彈起。
  七道鋒銳刀芒交織,宛如光籠,籠罩羅威和神狼。
  羅威和他的神狼,如同施了定身法。
  下一刻,血沫如同噴泉般從他們身上噴涌而出。
  遠處,一位女子的身影在夜幕中無聲而立,不時劃過天空的炮火,照亮她的身形。飛刀如同歸巢的鳥兒,插入她高聳如塔的發髻。
  夜色中,修長婀娜的身形,冷艷而危險。
  她輕輕一展背后云翼,消失在夜幕中,尋找下一個獵物。
  一個魁梧的身影,擋在前方,純銅面具不時被照亮。銅鬼冷冷注視著對方,絲毫不懼。塔炮手有胖子指揮,他和魚今都沖入敵陣。作為塔炮聯盟僅有的兩位大師,他們的目標是敵人陣中的神通強者。
  回過神來的鄧子雄二話不說,朝銅鬼沖去。
  赫連天曉則趁機朝前突擊,他沒把銅鬼放在眼里,但是此刻時間寶貴,不值得在這樣一位普通的元修大師身上浪費時間。
  銅鬼也不阻攔,他有自知之明,赫連天曉不是他能抗衡的。
  胖子直面赫連天曉,精神一振,肩膀上的蜂巢重炮都好似變得輕巧靈活。
  咚咚咚!
  連續三道炮火,牢牢鎖定赫連天曉。
  赫連天曉伸出手掌,凌空拍出。
  轟轟轟,三道炮火紛紛爆裂,赫連天曉毫發未損。
  他的速度雖然變緩了許多,但是每一步都走得極穩,一步一個腳印,無人可擋。火山尊者不時偷襲,地上的青花纏枝煩不勝煩,但是依然無法阻擋赫連天曉的腳步。
  赫連天曉面沉如水,狼背上身形巋然如山。
  雙方的距離在不斷拉近。
  整個戰場都被這場對決所吸引,赫連天曉的位置突前一大截,在紛飛的炮火中異常醒目。
  柯寧的目光頻頻看向赫連天曉這邊,他有些緊張,在想著要不要支援胖師。但是很快他就不用思考這個問題,如同潮水般的敵人,讓他必須專注于戰斗。
  不管是赫連天曉,還是其他血修,一旦沖過防線,對大營來說結果都一樣。
  倘若不是端木黃昏和雷霆之劍的支援,柯寧覺得自己一定擋不住。
  呼呼呼,祖琰喘著粗氣,蒼白的臉頰透著紅暈,渾身如同剛剛從水里撈出來,他已經精疲力竭。利用地火蛛網控制數目如此眾多的塔炮,元力的消耗極為驚人,他是咬牙支撐到現在。
  但是他的注意力,全在胖子身上。
  蜂巢重炮的轟鳴依然充滿節奏感,聽上去和之前沒有區別。但是對胖子非常熟悉的祖琰卻知道,胖子開始緊張了。
  隨著距離的拉進,連續的炮擊無法撼動赫連天曉,勝利的天平向赫連天曉傾斜。
  胖子的身體開始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