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644 酒與情

藏在茂密灌木中萬神畏,盯著天空盤旋的紅色身影,眼睛一眨不眨。直到佘妤的身影消失在天邊,他才呸地吐掉嘴里的泥土,跌坐在地。
  微微的喘息,眼眸沒有絲毫動容。
  脖子旁新添的傷痕沾上泥土,露出一截鮮紅,起伏的胸膛之上,如同巖石的臉龐和往常一樣冷峻。背上的云翼只剩下半截龍骨,就像折斷的戰矛。
  云翼是被從天而降的佘妤一擊摧毀。
  萬神畏沒想到佘妤能夠沿著高空深處穿透金風后發先至,這也讓他意識到,紅衣妖女的實力比他想象的更高。萬神畏當機立斷,借助墜落之勢沖進森林之中。
  雙方的經驗在這個時候體現出差距,萬神畏利用復雜的地形,擺脫佘妤。盡管很快又被佘妤追上,但是萬神畏敏銳捕捉到佘妤經驗不足這個弱點,屢屢利用地形逃脫。后來他還發現,佘妤只能捕捉到葉白衣氣息的大概位置,他幾次故布疑陣起到不錯的效果。
  殘甲破衣血跡干涸,沾著枯草的凌亂頭發之下,眼睛深處光芒不熄。
  他慢條斯理整理衣甲,和往常一樣,再過一會,佘妤就會重新發現他。
  萬神畏向來注重戰部風紀,最厭惡散漫之輩,兵器甲胄哪怕再殘舊,他都會精心打理維護。
  他瞥了一眼身旁昏迷中的葉白衣,搖頭失笑。無論這些天怎么在泥漿叢林里摸爬滾打,葉白衣就是纖塵不染,白衣勝雪。
  “葉兄啊葉兄,你我一起逃命這么久,也算是共患難。可惜,陪不了你多久了。好吧,估計你也不愿我陪哈哈。”
  萬神畏自言自語,說著說著自己笑了。
  他閉上嘴,看著遠處的天邊,悠然出神。
  這幾天,佘妤變得越來越難對付,她一直在進步。萬神畏也沒有天真到認為能靠這點手段就能擺脫佘妤,能夠吸收神血之這一點,就足以證明紅衣少女不是泛泛之輩。
  萬神畏對神之血了解頗深,神之血最是講究天賦才情,選拔淘汰比元修更加苛刻殘酷。
  空中一個小黑點出現。
  萬神畏收回目光,知道剛才布下的疑陣,已經失效。
  不過,他可不想這么束手就擒啊!
  長長吐著出一口氣,抓起身旁昏迷不醒的葉白衣,積攢了片刻的體力爆發,他就像一頭豹子,猛地沖了出去。
  身后的天空響起凄厲的尖嘯,萬神畏心中一凜,拽著葉白衣的手掌轉動。
  葉白衣就像被掄起的盾牌,擋住萬神畏的后背。
  天空激射而至的紅光,擊中昏迷不醒的葉白衣。
  葉白衣周身好似有一層無形的屏障,紅光湮滅,
  吼!
  葉白衣體內響起低沉咆哮,若隱若現,不知像何種野獸,卻異常震懾人心。
  萬神畏的手腕一沉,一股大力傳來,奔跑中的身形失去平衡,向前撲去。萬神畏對此早有準備,身體在半空詭異扭動,腳尖點地,方向一折,繼續朝前沖。
  天空的佘妤看著毫發未損的葉白衣,心中松一口氣,但是更多的是惱怒。萬神畏利用這一招好幾次,葉白衣成為他手中最好的盾牌。擔心傷到葉帥,佘妤還是放緩了攻擊。
  佘妤的目光盯著地面不斷變換方位折行電射的萬神畏,臉上神情復雜。
  在以前,在她眼中,中央三部是個笑話。但是如今對于這位神畏部首,贊賞之余,她亦心存一份敬意。連續數天的戰斗,萬神畏處于極端劣勢,卻利用各種手段拖延到至今。其中固然因為萬神畏經驗更加豐富,但是隱藏在重傷殘破的軀體內那如同鋼鐵的意志,才是這個老家伙支撐到現在的根本原因。
  敬佩歸敬佩,佘妤卻沒有半點手下留情。
  為了此次任務,陛下不惜賜下神血,如果她沒有完成任務,回去如何交代?她圍繞神畏裁決襲殺多日,都沒有看到南宮無憐的身影,基本已經確定獸蠱宮要換一位宮主了。
  南宮無憐的死,她無法挽救,葉白衣就成為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無論如何,葉白衣也不容有失。
  透著一絲嫵媚的美眸掃過四周,殺機一閃而逝。
  到了收網的時候。
  佘妤身形陡然俯沖,就像捕獵的蒼鷹,風聲獵獵。
  萬神畏扛著葉白衣,埋頭狂奔,風聲灌耳他充耳不聞。前面是座山嶺,坡度很陡,萬神畏的身體前傾得厲害,幾乎和坡度平行。
  喉嚨火辣辣,胸膛里就像有一團烈火燒得灼痛,雙腿像灌鉛一般。
  他的臉扭曲成一團,平日里冷峻得就像巖石雕刻的線條,此時像一團被死死拉扯快要崩斷的鋼絲,暴綻的青筋好似隨時會爆裂。
  不斷變化方位,佘妤的遠程攻擊,被葉白衣這個護身符擋住。他只需要提防佘妤沖上來近戰,從他手上奪走葉白衣。
  萬神畏就像一只異常靈活的羚羊,在陡峭的山坡上飛快前進。
  佘妤眼中光芒閃動,萬神畏的速度下降許多,疲態畢顯,已經是強弩之末。她不斷調整身形,從不同的方向撲下,就像驅趕獵物般。
  萬神畏此刻已然是油盡燈枯,完全是一口氣強撐。只有當佘妤靠近的時候,他才會本能地閃躲。
  佘妤心中贊嘆,即使到了如此地步,還能夠避開……
  真是厲害戰斗本能!
  萬神畏視野模糊,意識也有些模糊,地勢變得越來陡峭,嶙峋的怪石,就像一個個在眼前晃動的野獸,要把他一口吞噬。
  心中早就沒有畏懼。
  不知道跑了多久,模糊混亂的視野突然清晰開闊,遠處的藍天,映入他的視野。
  涼涼的風吹在臉上,意識模糊的萬神畏,一個激靈。
  他環顧四周。
  原來,他已經到了山頂,沒有路了。
  山頂只有丈余寬。
  陽光刺眼,山風拂面。
  懸浮在空中的佘妤身形緩緩下降到和萬神畏平行的高度。
  如此頑強的敵人,居高臨下是一種侮辱。
  萬丈孤峰高聳如天際,陡峭的巖石山體就像插在大地的利劍,托著這個窮途末路傷痕累累的身影。他單臂扛著葉白衣,胸膛起伏不定,渾身是汗是血是泥,沒有一塊干凈。
  在他前方,數丈之遠虛空,少女身影婀娜嫵媚,紅衣飄飄,似煙似霧。
  反差如此強烈的對峙,更生悲涼蕭瑟。
  佘妤沉默片刻,道:“投降吧,以君之能,陛下必奉為上賓,委以重任!如今我神國蒸蒸日上,長老會日暮西山,何必呢?”
  萬神畏扯了扯嘴唇,他想笑,但是嘴唇早已經干涸,喉嚨沙啞。
  佘妤忍不住再勸:“何必呢?”
  萬神畏喘息漸漸平復,笑了笑,沒說話。
  佘妤其實心中也知道,勸降不過是廢話,萬神畏意志堅如鋼鐵,豈是言語可以動搖?她收起惜才之心,淡淡道:“據說,神畏有一招專門對付宗師的殺招,為什么不用?”
  萬神畏哈哈一笑:“你實力雖強,可惜距離宗師尚遠。”
  佘妤聽出對方語氣中的輕蔑,對方的言下之意,自己還不夠格神畏動用這一招。她心中并不生氣,反而瞬間生出許多想法。
  看來神畏擁有能夠擊殺宗師的殺招,并非傳言。
  萬神畏寧愿戰死,也不肯動用……
  那說明此招一定有著諸多的限制,最大的可能,就是只有一次機會!
  萬神畏寧愿戰死,也要保留此招。
  佘妤心中更加佩服。
  從理智來說,想干掉她,只要愿意付出足夠的代價,總能做到。而宗師卻是無解!保留只能夠動用一次的殺招,用來對付宗師,是正確的選擇。
  可是,當自己的生命構成威脅,當神畏有可能覆滅,還做出這樣的選擇……
  佘妤嘖嘖搖頭:“萬部首真是個心如鐵石,漠視自己的性命也就罷了,連自己的兄弟袍澤,也能狠得下心來。”
  萬神畏漠然道:“我輩入神畏,生死早就置之度外。反倒是你們那位帝圣,要小心。”
  佘妤聞言失笑:“萬部首到了這份,還要替陛下操心,真是心寬。如今大軍壓境,貴方節節敗退,蕩平天外天不過彈指之間,何須陛下親至?至于貴部,萬部首放心,小女子一個都不會放過。”
  她心中暗下決心,葉白衣到手之后,就要絞殺那些殘余的神畏將士。
  忽然,一個冷淡的聲音在兩人頭頂響起。
  “好大的口氣,一個都不放過?”
  聲音像是在耳邊響起,又像是在很遠的地方飄來。
  佘妤的臉色微變,萬神畏眼中卻是陡然閃過一道精光,兩人同時動了。
  佘妤身形一晃,猶如一縷紅色煙霧,便朝萬神畏肩膀上的葉白衣抓去。萬神畏的動作比她更快,幾乎是聲音想起的同時,他鼓起最后一絲余力,腳下猛地一蹬,好似離弦之箭,沖到懸崖邊。
  毫不猶豫,縱身躍下。
  佘妤一擊落空,便知道不妙。她轉身欲朝墜落的萬神畏追去,感受到頭頂的異動,強自止住身形。
  上百道身形穿透金風層,他們周身亮起耀眼的光芒,帶著令人震顫的轟鳴俯沖而下。
  整個天空都在顫抖。
  大師,全都是大師!一百多名大師!
  佘妤心神劇震,腦海中浮現四個字
  ——大師之光!
  山崖下的呼呼風聲之中,傳來萬神畏肆無忌憚的狂笑聲。
  搜索關鍵詞云來閣,各種小說任你觀看,破防盜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