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645 追逐

血眼幻境看似一片寧靜。
  頭頂那輪驕陽烈日消失不見,神血的力量被吸食殆盡。令人煩惱的金色霧氣,也一掃而空。吞噬了無數血肉之后,神血中難以吸收的力量,全都導入光劍之中。
  天空巨大的血眼依舊,仿佛無聲注視著大地,之前的紅色光束消失不見。
  血眼之下,劍胎散發著驚人的威勢。一萬八千把形狀、氣息各異的劍,組成一個巨大的球體,它們緩緩游走追逐,就像一個龐大的魚群。奇妙的是,無論它們如何游走變幻,陰陽分割線,紋絲不動。
  劍胎正中心,艾輝懸浮半空,他張開雙臂,緊閉雙目。
  形形色色的劍在他身邊掠過游走,他就像磁鐵般牢牢吸引著這些劍意,卻沒有一把劍會觸碰到他的身體。
  他在修劍。
  如今的劍胎,吞噬神血之力,脫胎換骨,威力增大不知壯大多少。劍胎和他心意相通,本身亦是他的精氣神所生,同根同源,駕馭起來毫不費力。
  現在麻煩的是,劍陣里那一萬八千把蘊含神血之力又吸收了無數血肉的長劍。光劍內蘊含的那一絲神血之力,恰是艾輝無法吸收的部分,吞噬血肉之后,呈現出來的卻是另一番景象。
  它們就像一群嗜血殘暴的怪物、哪怕安靜插在地面,殺意沖天,靠得近一點都會讓人寒毛直豎。而如果進入劍陣周圍十丈之內,濃郁的殺意甚至會讓人感到窒息。
  咔,劍陣之中,響起一聲輕微聲音。
  一把光劍的形狀正在悄然變化,平直的劍刃兩端內收,漸漸浮現柳葉般的弧度,劍身厚度一點一點點變薄。當初在制定劍陣計劃的時候,為了能在短時間內打造出足夠數量的長劍,長劍都清一色選擇最普通最常見的制式形狀。
  好似一只無形之手,在不斷修改它的形狀。
  當最后一絲變化確定,就像爐膛燒紅的劍胚漸漸冷卻,光芒逐漸暗淡,直至消失。
  一把黑色的長劍安靜地插在泥土里,劍柄筆直,云形劍鍔上面布滿精細的花紋,劍身輕薄如紙,狹長而微妙的弧度,讓它透著危險的氣息。與黑色劍身呈現強烈反差的是雪亮如銀的劍刃,劍刃邊緣淡淡的緋紅,像是猛獸剛剛撕咬完獵物飽餐一頓后森白牙齒殘留的絲絲血跡。
  又一把光劍黯淡,厚重筆直的劍身,單側開刃,宛如水波一排暗紅鋸齒,看上去異常兇殘嗜血。
  劍胎蘊含一萬八千道劍意,而外面的光劍數量也是一萬八千把,艾輝覺得這絕不可能是巧合。
  神血之力能吸收的全都吸收,不能吸收的也都導入劍陣,可是為何自己還無法脫離血眼幻境?艾輝做了很多的嘗試,都沒有任何效果,直至他意識到劍胎和光劍數量吻合得太一致。
  于是,艾輝就開始修劍。
  他照著劍胎里每一道劍意的形狀,修改光劍的形狀。他發現自己能夠自如地修改光劍的形狀,修改后的光劍,光芒內斂,發生微妙而難以言述的變化。
  艾輝把黑紅色的新劍,稱之為神劍。
  當然,距離遠古那些神劍,它還差得遠。但是這些黑色新劍的品質非凡,比一般天兵更強。
  新出爐的神劍和劍胎之間的感應變得更加緊密,艾輝可以毫不費力通過劍胎來馭使它們施展出更加復雜更加精妙的招式。
  一萬八千把,是個令人生畏的數字,艾輝卻異常興奮和激動。他知道,一旦完成,他得到的將是一件前所未有的武器。
  山腳下的峽谷,萬神畏仰著頭,看著天空慘烈的廝殺,臉上露出駭然之色。
  他經歷過很多戰斗,但是沒有一場戰斗,能夠與他頭頂上空正在發生的戰斗相提并論。看看佘妤強橫的表現,他深深慶幸,自己引開了佘妤。否則的話,神畏裁決只怕無法活著逃離。
  紅色的身影,就像一縷捉摸不定的煙霧,舉手投足間,殺機閃現。
  天空忽而黑暗如夜,忽而烏云滾滾電閃雷鳴,忽而風和日麗,忽而猩紅染長空,忽而天空崩塌,變幻無常。
  情報上說,佘妤修煉的是【星神惑】和【煙魅舞】。【星神惑】能以幻象迷惑敵人心神,真真假假,詭異難測。它是神之血諸多法訣之中最為晦澀深奧的法訣之一,迄今為止只有兩人修煉成功,佘妤便是其中之一,而另一位,則是神之血無上的存在,帝圣。
  也正是【星神惑】,帝圣始終對佘妤青眼有加,認為她天賦出眾。
  如今的佘妤,憑借【星神惑】和【煙魅舞】,在一群大師之間,來去自如。
  那些大師的實力,也讓萬神畏感到驚駭。其中幾人的實力,比他都毫不遜色。要知道,整個五行天全盛之時,實力能夠和他相提并論的屈指可數,無不是一方豪強。
  他今天竟然見到好幾位!
  更可怕的是,其他大師的實力比他也不過略遜一籌,遠超一般的大師。他們之中的任何一位,都足以擔任一部部首。
  可是在這里,他們只是普通的一員。
  大師之光!
  這才是大師之光嗎?
  萬神畏心中莫名生出一絲恐懼。他之前不明白葉夫人那么厲害的人物,怎么會把所有的希望和籌碼,全都押在大師之光上。
  現在看到如此恐怖的陣容,他才明白過來。
  沒有人可以阻擋葉夫人!
  一絲戰栗從他的尾椎炸開,他的身體情不自禁顫抖。從一開始,葉夫人就在展現她的強硬,萬神畏很清楚,這個女人是多么的冷酷和鐵血。現在她擁有了夢寐以求的最鋒利的刀,可以想象,阻擋在她面前的所有一切都會被掃平。
  他仿佛看到鮮血流滿大地,葉夫人站在血泊中回首溫柔一笑。
  他打了個寒戰。
  好吧,一個將死之人,居然想那么多……
  萬神畏自嘲一笑,心情平靜下來。今天說不定這山谷,就是他埋骨之地,還在操心以后的事情?以后這世界變成什么樣,對一個死人來說,有什么關系?
  心情放松下來,他津津有味地看著天空的戰斗。
  佘妤此刻的心情,遠不如她表現出來的那么鎮定。大師之光竟然成功了!光是這個消息,就讓對她帶來巨大的沖擊。而和新鮮出爐的大師交手,她沒有半點思想準備。
  經歷最初的慌亂之后,她也開始變得沉著,她的心卻在一點點往下沉。
  大師之光培養出來的大師,實力遠超一般的大師!
  這些大師的招式,威力出奇地大。幾個來回,佘妤就察覺出特別之處,元力。這些大師的元力結構異于普通的元修,她開始的時候甚至無法辨別出,對方用的到底是金木水火土哪一種元力。
  等她發現,對方的元力竟然是五行皆備,已經是上百招之后。
  五行皆備,佘妤想到了牧首會的混沌元力。牧首會是神之血的死敵,雙方的仇恨甚至能追溯到數百年前,佘妤對混沌元力當然非常了解。
  她沒有第一時間發現對方是五行元力,自然無法和牧首會的混沌元力聯系起來。等她反應過來,立即察覺到這種全新的元力,和混沌元力一定有著密切的聯系。
  傳言中,葉夫人和牧首會的關系之前很緊密,后來鬧翻了。
  一瞬間,佘妤腦海中轉過無數念頭,但是她很快這些雜念拋之腦后,就剛才稍稍走神剎那,她身上就多了一道傷痕。
  鮮血喚醒她體內的殺意,美眸森然。
  身為神之血最早的一批種子,她能活到今天,不知道經歷多少次的生死。無論如何,她都必須把葉白衣帶回去!
  身形一晃,如同一縷紅煙,鬼魅般出現在一位大師面前,纖纖玉指看似輕柔無力點出。
  佘妤這一指看似沒有半點煙火氣,但是在對方眼中卻是另一番光景。
  周圍驟然變得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更讓他駭然的是,他所有的感知竟然都被封閉!眼角忽然瞥見一點光芒忽倏而至,他連忙鼓起全身元力,狠狠朝那點光芒斬去。
  擊中了!
  刀傳來的觸感,讓他松一口氣,只要能抗下敵人一擊,同伴就會趕來。
  光點陡然爆裂,耀眼刺目的光芒綻放,毫無防備之下,他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見。
  不好!
  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他的身體陡然僵住,喉嚨赫然一個手指粗細的血洞,汩汩地往外冒血。
  佘妤以三道傷口為代價,一口氣連殺五名大師,震撼全場!
  在場眾人,臉色無不難看異常。
  傅思思的臉色鐵青,從他們出關組建天葉部,他們所向披靡。所過之處,摧枯拉朽,沒有遇到任何對手,更別說五位大師的損失,這還是頭一遭。更糟糕的是,這還是她帶隊的情況下。
  小寶收復那么多的城池,至今毫發未損。
  佘妤,竟然如此強悍!
  眾目睽睽之下,佘妤神情自若,精致嫵媚的臉龐上,靠近嘴角多了一道細細的血痕,更增幾分妖異。她舌頭輕輕舔了添傷痕,嫣然一笑,風情萬種。
  美眸閃動著瘋狂的殺意,鮮紅的衣裳如同怒放的花朵,隨風飄揚,獵獵作響。
  她吐氣如蘭,聲音溫柔如水。
  “你們一個都別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