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646 紅衣VS天葉

賀南山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面前,傷痕累累的獸營殘部。這是一群什么樣的殘兵敗將啊,賀南山從來沒有在神國的戰部身上,看到過如此低落的士氣,如此狼狽驚慌的神情。
  他們是一群驚弓之鳥。
  營帳內一片安靜,只有獸營將領哽咽的聲音。
  赫連天曉如何利用獸營吸引敵人的注意,卻明修棧道暗度陳倉,鑿穿風幕,偷襲敵人后方。這個計劃按理說沒有問題,就連賀南山自己,也覺得沒什么問題。
  然而結果卻是出人意料,神狼和銀霜兩部全軍覆沒,無一生還。獸營苦攻無果,只能回營。兵人和昆侖趁機反攻,獸營全面崩潰,死傷慘重。兵人部和昆侖部一路追殺,獸營將士分散逃跑,逃出來的只有一百多人。
  賀南山沉默,他心中掀起驚濤駭浪,難以平靜。
  怎么可能!
  難道是中了埋伏?可就算是中了埋伏,以神狼和銀霜的實力,也不可能無一生還!還是對方隱藏了后手?
  一定是隱藏了后手!
  可是,什么樣的后手能夠完全摧毀神狼和銀霜?
  神國和天外天交手這么久,雙方的虛實底細早就摸清楚,元修節節敗退早就把他們的虛弱暴露無遺。烈花血部的覆滅,他雖然吃驚,但還是能夠接受。
  可是神狼,神國六神部之一,赫連天曉的實力比之他亦毫不遜色。
  而且還不是被擊敗,而是全軍覆沒。以神狼銀霜的實力,哪怕陷入困境,也一定能夠找到機會突圍。可能會蒙受重大損失,但怎么可能全軍覆沒?
  賀南山心中又是驚恐,又是憤怒。他之前早就派人送信給赫連天曉,讓他等待神靈的匯合。沒想到,赫連天曉沒有等待他們,而是直接發起了攻擊。
  所有的部署被赫連天曉的舉動打亂,他們的力量大大被削弱。
  面對這樣一場潰敗,怎么辦?
  艾輝雖然沒有出關,但是光劍的變化,還是吸引了大家的關注,這是好兆頭。大營保衛戰堪稱一場前所未有的勝利,六神部之一的神狼,從此灰飛煙滅,建制徹底消失。
  神國和長老會之間的戰斗持續這么多年,這無疑是最輝煌的一戰。
  空前的勝利,也使得防線的士氣空前高漲。
  之前壓抑凝重的氛圍,一掃而空。
  六神部不可戰勝的神話從此被打破,大家這才發現,原來神部血修也是人,也會死。信心逐漸建立,對神部的恐懼消失。大家心目中,神部也許比他們強,但是他們同樣也不是好惹的。
  士氣高揚之下,大家以更加積極的態度投入到防線的建設之中。
  上次神狼鑿穿風幕的幾個點都被找出來,為了防止類似的情況再次出現,師雪漫在指揮大家拓寬裂縫,從而增強風幕。
  這項工程并不容易,峽谷裂縫常年被風幕侵蝕,質地較差的巖石已經風化,而剩下的巖石經過長久金風淬煉,質地極為堅硬。
  即使有王小山坐鎮,工程也需要花費很大的力氣,好在他們只需要把幾個關鍵點拓寬即可。
  王小山如今是最繁忙的一位。
  師雪漫、鐵兵人、姜維和桑芷君等人正在討論防線的布置,昆侖天鋒對這些不感興趣,沒來參加。王小山站在一座沙盤面前,沙盤上清晰可見整條防線以及周邊的地形,惟妙惟肖,異常精致。
  王小山認真聽著他們的討論,不時地調整沙盤。
  幾乎是師雪漫他們的話音剛落,沙盤立即發生變化,變成他們口中的模樣。師雪漫鐵兵人等人,圍著沙盤,一會沉吟,一會激烈討論。
  王小山幾乎不參與討論,一旦師雪漫他們有結果,再改變沙盤。
  王小山的戰斗力為零,但是在防守戰中的作用巨大。用鐵兵人的話來說,王小山在陣地防守中的作用,起碼超過十位戰斗元修大師。
  他們知道神之血絕對不會善罷甘休,接下來的戰斗只會更加激烈殘酷,但是他們信心十足。
  經過激烈討論,最終得出一個大家都認可的方案,剩下的活就全都交給王小山,負責協調的是桑芷君。
  鐵兵人回到兵人部營地,心情頗為愉悅,盡管很辛苦,但是他卻覺得無比充實。他在無數質疑聲中出來挑起兵人部的大梁,擔任兵人部首,一是希望抵御血修,另一個則是不忍看到兵人部就此消亡。
  他接手的兵人部名存實亡,都是一群實力低微、沒有戰斗經驗的新兵。可是如今,經歷了幾場戰斗的淬煉,這些稚嫩的臉龐變得剛毅沉著許多,看不到初上戰場的驚慌。他們舉止有度,心理素質強了許多,再打幾場,他們就會成為一批新的精銳。
  親眼見到自己的戰部蛻變,鐵兵人心中充滿欣慰和成就感。
  雖然幾場戰斗的主力要么是重云之槍,要么是塔炮聯盟,兵人和天鋒更多的是輔助,但是鐵兵人已經心滿意足。他有信心,隨著兵人、天鋒不斷增強,他們能夠發揮更大的作用。
  他問副部首:“昆侖大人回來了嗎?”
  副部首搖頭:“還沒有。”
  昆侖天鋒這些天沉迷于山谷中的劍陣,那些不斷演變的光劍,對于一心想編纂劍典的她來說,無疑散發著致命的吸引力。
  她天天坐在山谷旁的山坡上,注視著光劍的每一次演變。
  每一把新劍的誕生,都讓她為之著迷。
  不光是她,天鋒部的劍修幾乎傾巢出動,守在劍陣旁,參悟劍意。在他們面前,就像一本正在演變的【劍典】,任何一點領悟,對他們都有著莫大的裨益。
  反而雷霆之劍的隊員沒什么感覺,他們走的是另外一條道路。
  鐵兵人無奈地搖頭,師妹對劍術的沉迷沒人比他更清楚。只是沒想到,師妹手下的劍修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天鋒負責駐守的鎮神峰空無一人,還是鐵兵人派兵人部士兵前去維持。倘若因為無人駐守維持,導致鎮神峰墜落砸傷友軍,那樂子就大了。
  師妹是一位杰出的劍修,卻不是一位合格的部首。
  鐵兵人知道,倘若不是因為他,師妹也不會上前線,她的心思都在劍術上,對戰部沒有任何興趣。有這個原因在,他怎么忍心苛責?
  他注意到副部首欲言又止,心中一動:“可是有事?”
  副部首看了一眼周圍,見沒有人,壓低聲音:“天心城的信使來了,他說要見您。”
  天心城?
  鐵兵人心中一跳,神情沒有變化,眼中升起一縷陰霾。
  副部首憂心忡忡,低聲道:“對方是秘密來的,屬下不敢讓別人知道。”
  天心城這個時候派信使來,意圖為何?
  而且,如今防線的主將是師雪漫,天心城的信使不拜見師雪漫,卻先來找自己,鐵兵人嗅到一絲不祥的氣息。
  “人在哪?”
  “在您的營帳等候。”
  端木黃昏和往常一樣,喝完樓蘭煮的元力湯,心滿意足來到這些天他的靜坐之地。其實樓蘭的元力湯,對現在的端木黃昏來說,效用幾乎為零,但是他依然每頓不落,每碗必爭!
  除了元力湯滋補的效果,樓蘭的元力湯味道是人間無上美味。沉迷其中無法自拔的,可不僅僅只有端木黃昏,胖子亦是如此,兩人經常為了剩下的一些湯底,爭得面紅耳赤。
  其他人只能流著口水、羨慕地旁觀,那是大佬的戰爭!
  端木黃昏心情不錯,今天他贏了,多喝了半碗,想到胖子氣急敗壞的模樣,他心情就莫名地愉悅。
  連胖子這樣的渣渣都成大師了,端木黃昏心中相當不爽。
  天才和凡人不拉開差距叫什么天才?
  所以他決定繼續提高【青花纏枝】的威力,讓胖子這樣的貨色,知道什么才叫天才!
  按理說,他剛剛領悟的【青花纏枝】已經是他的巔峰,想要再前進一步,可謂比登天還難。不過,他卻有一個絕佳的目標供他參悟。
  沿途不斷有人向他行禮。
  “端木大人!”
  “端木大師!”
  他矜持禮貌地回禮,出身世家的他風度無可挑剔。
  但是很快,他的眉頭微不可察一蹙,今天的人怎么這么多?
  平日里他來的時候,這里雖然偶爾能見到人,但是從來沒有這么多人。放眼望去,絡繹不絕,不知道的話,端木黃昏還以為自己走進哪個熱鬧的節日觀景點。
  他敏銳注意到,不少人手上提著竹籃。
  但無一例外,竹籃里空無一物。
  往前走,人越來越多。
  端木黃昏心中的不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疑惑,這些人在干嘛?
  他面前是一座高坡,高坡后,就是他這幾天參悟之地。端木黃昏的耳力敏銳,他聽到高坡之后,傳來喧囂的人聲。
  他心中愈發好奇,走上高坡,看清楚之后,一時怔然。
  不遠處的風柱散發著淡淡的光芒,柔和寧靜。風柱下,是絡繹不絕的人群,有的在行拜叩首,有的把竹籃里的東西取出來,小心地擺好,供奉在風柱前。
  供品五花八門,有的是剛捕捉的野獸,有的是沒有摘葉的青野果,還有戰部的口糧。
  供品前插著點燃的樹枝,或者浸了松油的草把,香火繚繞。
  巍峨的風柱前,祭拜的人們渺小。
  他們念念有詞,舉起手中的酒壇,把酒水灑落香火前,灑落在微風中。
  “今天頭七,各位前輩,都來吃點吧。”
  “戰場沒什么好東西,還請不要嫌棄啊。”
  “多吃點,一定要多吃點啊。”
  “前輩們放心安息,剩下的戰斗交給我們。”
  聲聲不息,聽風有信。
  http:www.booksrc.netwenzhang383845747900079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booksrc.net。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