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650 這是什么劍術

一群人席地而坐,沒有人說話,氣氛壓抑。在付出如此巨大的傷亡之后一無所獲,對這些心高氣傲的“新大師”們來說,無疑是當頭一棒。
  傅思思坐在一塊半人高的石頭上,她的臉色同樣不太好看。
  此刻他們被強烈的挫敗感籠罩,個個垂頭喪氣。只有這個時候,才讓人想起,他們其實只不過是一群十多歲二十出頭的年輕人。
  大師之光能夠讓他們的實力脫胎換骨晉升大師,卻無法直接提高他們的心性心智。勝利時容易目空一切,失敗時同樣滿懷沮喪。
  “我們現在分成兩隊,桂虎你帶二十人,任務是搜索佘妤,妖女身負重傷,肯定跑不遠,最有可能的就是暗中躲在某處。一旦發現盡量生擒,如果不行,也不要畏手畏腳,絕對不能讓她活著離開。”
  傅思思抬起頭,語氣變得堅定。經歷家中巨變,親眼目睹父親的犧牲,她比其他人更加成熟一些。正是看中她的這項品質,葉夫人委任她為天葉部副部首。
  傅思思知道此時必須振奮士氣。失敗并不可怕,亡羊補牢為時未晚。在明白自己之前犯了錯誤之后,她很快就調整自己的思路。
  “其他人跟我走,哼,萬神畏強弩之末,也想跑?葉白衣干系極大,不容有失!”
  眾人重新振奮精神,紛紛起身。
  宮佩瑤望著遠處的天心城,眼中閃過一絲黯然。她身邊的韓笠,敏銳捕捉到宮佩瑤的情緒低落,張了張嘴卻半天都沒有發出聲音,他不知道該怎么安慰。
  韓笠眼前浮現一張張淡漠得沒有半點感情的臉,還有他們腳下蔓延擴散的血泊。
  天葉部!
  瞳孔深處掠過一絲恐懼,他握著劍柄的手掌,情不自禁用力,指節發白。
  那是一群冷酷的殺戮機器,在他們眼中,人命和野草沒什么區別。
  韓笠的情緒很快恢復平靜,晉升大師之后,他的心境修為日益深厚,不再像以前那樣浮躁。更何況他知道佩瑤作為人質生活在天心城,沒有生命危險。以他對葉夫人的了解,葉夫人反而會大力籠絡,關照有加,以示千金買骨。
  倘若有人想對佩瑤不利,惟有踏過他的尸體。
  韓笠沉迷劍道,性情淡泊,對于權力毫無野心。只要佩瑤沒有性命之憂,他就放心下來,佩瑤大概會不太開心。好在佩瑤向來識大體,心態調整能力甚強,這一點或許還超過自己。
  他啞然一笑,目光重新投向遠處的天心城。不知是否許久未歸,曾經稍顯破敗的城市,如今卻顯現出欣欣向榮的氣象。
  宮佩瑤想起剛剛收到的消息,精神振奮少許:“前線大捷,神狼、銀霜全軍覆沒,赫連天曉伏誅,真是前所未有的大勝。艾輝和雪漫姐他們真是太厲害了。”
  韓笠動容:“那可真是一場大捷!”
  銀霜、神狼,再加上之前的烈花血部,也就是說神之血精銳的六分之一灰飛煙滅。哪怕是神之血龐大的體量,這也可以稱得上重創。
  宮佩瑤又有些擔憂:“他們表現這么厲害,葉夫人那邊……可不是什么好事。”
  韓笠默然。
  宮佩瑤忽然好奇地問:“你說,艾輝和雪漫姐他們,和天葉部比起來,誰更厲害一些?”
  韓笠想了想:“天葉部。”
  宮佩瑤不滿道:“憑什么天葉部?”
  韓笠沉吟道:“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只全部都是大師組成的戰部。天葉部任何一位隊員,實力都遠超一般的大師。我想不到什么人才能戰勝天葉部。”
  宮佩瑤孩子氣地哼了一聲:“反正我相信艾輝和雪漫姐。”
  艾輝……
  韓笠想到那個身影,眼中閃過一絲渴望,不知為何,體內的戰意竟然蠢蠢欲動。正是敗在艾輝之手,才讓他窺到劍術奧妙,晉升大師。
  如果能和那家伙再打一場,一定痛快至極!
  韓笠情不自禁握緊劍柄,片刻后,才緩緩吐出一口氣。白氣如劍,凝而不散,他的神情緩緩放松下來。
  可惜,天心城沒有什么劍術高手。
  晉升大師之后,一個全新的劍道世界呈現在他面前,有著無數未知等待他去探索。他現在最希望的就是遇到其他的劍術大師,能夠切磋劍術。
  他曾經還期待劍道日益興盛,現在已經沒有這個指望。
  大師之光大獲成功,向所有的年輕元修指明了一條明路,一條能夠快速獲得力量、權利、地位、財富、尊重的道路。
  身為傳統的元修,韓笠對大師之光有著本能的厭惡。在他看來,大師之光和獸蠱宮的血煉有什么不同?
  還未到城門,就早早有元修在等待迎接他們。
  面孔很陌生,韓笠并不認識,但是他卻能從對方周身環繞的波動,判斷出對方一定出自天葉部。
  對方微微躬身,語氣恭敬,神情淡漠:“歡迎佩瑤小姐和韓師,夫人得知兩位今日抵達,十分歡喜,親自過問起居之地,兩位有任何需要,還請勿要客氣。夫人準備了給兩位接風洗塵的宴席,城內各家家主皆在邀請之列。行禮有管事送到住處,兩位請隨我來。”
  宮佩瑤臉上露出無可挑剔的笑容,回禮溫婉道:“有勞大人帶路。”
  “不敢當。”
  對方神色淡漠如常,在前方帶路。
  進入天心城,宮佩瑤和韓笠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震驚。兩人都來過天心城,當然知道曾經的天心城是什么模樣。如今的天心城,面貌煥然一新,商鋪林立,行人如織。
  這就是……明主氣象嗎?
  宮佩瑤心情復雜。
  宴會非常隆重,到場的都是大人物,許多人的輩分甚至應該宮家家主來接待,宮佩瑤這樣小輩只能執晚輩禮。從宴會的氛圍,絕對看不出來這是為一位人質所準備。
  葉夫人親切歡語,令人如沐春風,觥籌交錯,賓主盡歡。
  宮佩瑤知道,這只是葉夫人換一種方式的夸耀武功,展示自己的慈悲和憐憫。
  當回到住處,她已經精疲力竭,沒多時便沉沉睡去。
  韓笠凝視著宮佩瑤嬰兒般的睡容,心中微微嘆息。察覺到外面有人,他起身悄無聲息離開,打開房門,赫然是迎接他們的那位天葉部元修。
  “夫人要見你。”
  見到夫人,是在一處不起眼的深宅。
  夫人的容顏沒有半點變化,歲月在她身上沒有留下任何痕跡。韓笠感知到,不遠處的陰影之中,幾道若有若無的波動。
  韓笠心無波瀾,立在原地,有如雕塑。
  “韓笠,我可曾虧待過你?”
  葉夫人的語氣很淡。
  韓笠開口:“不曾。”
  葉夫人冷哼一聲:“那你有什么要解釋的?”
  韓笠搖頭:“沒有。”
  葉夫人似乎沒想到韓笠如此冥頑不靈,臉色沉下來。似乎察覺到夫人的怒火,淡淡的殺意從角落里陰影蔓延開來,房間的溫度不斷下降,
  韓笠渾若未覺。
  葉夫人忽然輕笑一聲:“果然大師了,氣度也不一樣。”
  韓笠心中嘆息,知道自己和葉夫人這是徹底決裂。沒有人知道,韓笠進入昆侖劍盟,就是葉夫人安排。之前葉夫人的那句話,就是給他一個轉圜的機會。只要他肯俯首聽命,葉夫人會既往不咎。
  然而他還是拒絕了,盡管那是一條繁花似錦的道路。
  籠罩房間的淡淡殺意消失一空,好似剛才那只是韓笠的錯覺。
  葉夫人笑吟吟道:“你如今是劍術大師了,在劍術上的造詣深厚,正好我這有一段幻影,你且看看。”
  韓笠心中有些疑惑,沒有吭聲。
  一團光芒在房間內綻放,韓笠的心神立即被眼前的幻影牢牢吸引,是戰場!
  看得出來,記錄者用的幻影豆莢品質非凡,幻影非常清晰,許多細節都纖毫畢現。
  韓笠眼睛幾乎要鼓出來,嘴巴不知道何時張開,半天也沒有合攏。
  葉夫人注視著這一幕,她沒有半點嘲笑的意思,她還記得自己看到這一幕時,心中是何等驚駭。
  從天而降的劍光,仿佛一場最絢爛的光雨,連塔炮齊射的光華在它面前都黯然失色。強悍的血修,在這些光劍面前,脆弱得就像紙糊,不堪一擊。
  血流成河,尸橫遍野。
  這是什么劍?光芒如此獨特?
  這是多少把劍?為何數也數不清?
  為何每一把劍的形狀都不相同?
  數目如此驚人的光劍該如何操控?
  威力為何如此犀利?
  這……這是什么劍術?
  無數疑問在韓笠腦海中盤旋,他心中如同掀起驚濤駭浪,對于劍術的理解瞬間被顛覆,晉升大師的自信,這一刻轟然崩塌。
  他沒有注意到,當赫連天曉高喊“艾輝你是血修”時,葉夫人的瞳孔微不可查地一縮。
  沉浸在幻影中的韓笠終于恍然大悟,這就是神狼部覆滅的全過程!
  那這場絢爛的劍雨……
  韓笠腦海中不自主跳出一個名字
  ——艾輝!
  他難以置信。
  幻影結束,房間重新安靜下來,韓笠粗重的喘息聲如此清晰。他眼神迷茫,臉白如紙,全身衣衫濕透。
  葉夫人沉默片刻,突然問:“以你看來,單純的劍術,是否可能有此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