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652 新的消息

群山茂林深處,兩個人在樹梢下快速掠進,就像兩只大鳥。他們神情透著焦急,動作卻極為小心,行進間也是悄無聲息。
  王二蛋背著昏迷不醒的萬神畏,另一位同伴鄧榮背著葉白衣。兩人臉龐、脖子都有一道道白痕,那是汗水蒸發后殘留的一層細密的鹽晶。兩人的嘴唇干涸欲裂,喉嚨亦是煙熏火燎,體力透支殆盡,但還是一聲不吭咬牙全力前行。
  這是他們唯一的念頭。
  每一分一秒都是如此珍貴,浸透了同伴的鮮血。
  其他的同伴,為了能夠幫助他們逃脫,全都自發充當誘餌,只剩下王二蛋和鄧榮。面對天葉部那些可怕的殺戮機器,他們活下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沒什么熱淚盈眶,戰斗打到這份上,大家對生死早就置之度外。
  死的人已然安眠,活的人銘記仇恨。
  忽然,背上響起一聲微弱的呻吟,王二蛋身體一個激靈,因為體力透支而木然的眼睛陡然亮起一抹神采。
  “大人!”
  他連忙頓住身形,但是身體不聽使喚,落地時一個踉蹌,險些跌倒。好在他眼疾手快,左手撐住地面,穩住身形。
  鄧榮的反應慢了半拍,飛出數丈之外才回過神來,還險些撞上一棵大樹。好在危急關頭,他用手中的葉白衣擋在面前。砰,葉白衣就像一個金剛不壞的肉墊,拍打在樹干上,木屑橫飛。鄧榮借助緩沖,才穩住身形,連忙拎著葉白衣跑過來,滿臉驚喜急聲問:“大人醒了嗎?”
  王二蛋小心翼翼地把萬神畏平放在草地上。
  萬神畏臉色蒼白如紙,沒有半分血色,眼皮顫動一下,緩緩睜開。
  不知道為何,王二蛋哇地一聲哭出來:“大人,你醒了,你終于醒了!”
  鄧榮的眼眶泛紅。
  萬神畏看清楚眼前的臉龐,空洞的眼睛里亮起一抹光芒,他扯動嘴唇想笑。就是這個微小的動作,扯動胸腔內的傷口。一陣劇痛襲來,萬神畏只覺得自己眼前一黑,險些昏迷過去。
  好一會他才緩過來,他知道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
  “我死了之后……”
  王二蛋嘴皮控制不住的哆嗦,他死死咬住牙齒沒有發出聲音,他知道大人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叮囑,眼淚卻像潰堤的洪水怎么都止不住。
  鄧榮跪在地上,泣不成聲。
  寥寥幾個字,似乎讓萬神畏精疲力竭,他頓住好一會,才恢復一絲力氣開口:“把葉白衣送到艾輝那里。”
  王二蛋拼命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任憑淚水在臉上橫流。他不敢開口,他怕自己一開口,便會控制不住嚎啕大哭。
  盡管此時渾身傷勢嚴重,但是萬神畏神志異常清明。自從看到天葉部,明白大師之光計劃成功,他就明白局勢已經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從這一刻起,天外天將真正掌握在葉夫人之手。
  側臥之榻豈容他人酣睡,松間派的命運在這一刻就已經注定,要么投靠葉夫人,要么消耗在對血修的戰斗之中,要么成為叛軍被討伐。
  萬神畏其實一點都不介意葉夫人能夠一統的天外天。他同樣深信,一個統一的天外天才有可能對抗神之血。
  但是……
  他眼前浮現天葉部元修沒有感情淡漠的瞳孔,如出一轍的氣質,一模一樣的元力。拋開外表軀體,他們就像經過復制的沙偶。
  莫名的恐懼升上心頭,他想起一些不好的東西。
  真的有點像啊……
  神畏是中央三部之首,五行天最核心的戰部,萬神畏擔任部首數十年,接觸過無數罕為人知的秘辛。越來越多的恐懼像潮水般從四面八方圍過來,無處可逃。從來不知道害怕為何物的萬神畏第一次感到害怕了,比磐石還穩定的手掌不受控制地顫抖。
  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天外天落入葉氏之手!
  萬神畏的目光暴漲,蒼白的臉頰升起一絲紅潤,他猛地探身坐起,抓住王二蛋的衣衫,瞪大眼睛:“記得我帶你去過的那個地方嗎?去!帶艾輝他們去!”
  王二蛋滿臉都是淚水,大人的話讓他有些茫然,帶他去過的地方?
  “快去!”
  萬神畏再度暴喝,怒目圓睜。話音剛落,臉龐凝固如同雕塑,直挺挺倒下,重重砸在泥土里。王二蛋兩人大驚失色,無論他們如何呼喊拍打,沒有任何回應。
  萬神畏氣息斷絕,生機滅絕。
  一代英豪,死不瞑目。
  兩人痛哭流涕,淚水在他們臉上肆意橫流。忽然鄧榮抹了一把眼淚,眼睛紅腫泛著淚光,神態卻恢復平靜。他抄起萬神畏的遺體,綁在背上,道:“大人說的話,都記住了嗎?”
  王二蛋知道鄧榮接下來要做什么,他看著鄧榮。鄧榮臉上還殘留淚誰和爛泥,眼睛紅腫已經看不到淚光,只有赴死的決心。
  王二蛋眼淚忍不住又流下來。
  在神畏他是最小的一個,平日里所有人對他都十分照顧。在他心目中,部首大人就像他的父親一樣,其他的戰友就像他的兄長。
  怎么……怎么只剩下他一個人……
  鄧榮看著王二蛋哭得稀里嘩啦青澀稚嫩的臉,孤立無援,心中嘆息,還是個孩子啊。
  他硬起心腸:“別讓我們白死啊,蛋蛋。”
  說完他就背著萬神畏的遺體,騰空而起,朝另一個方向飛去。不管是佘妤,還是天葉部,自己連一招都擋不住吧。他希望自己能夠拖延對方一小會,嗯,一小會就好。
  在戰部的時候,王二蛋最討厭別人喊他蛋蛋。每當這個時候,他都會惱羞成怒,沖上去和對方打一場。但是這次,為什么一點不生氣,為什么眼淚流得更厲害?
  也不管臉上的眼淚,也不知從哪升起一股力氣,他抓起地上的葉白衣,拼命朝另外一個方向飛奔。
  大鄧說得對,不能讓大家白死。
  “是神血,一定是神血!”
  麻士吉的聲音因為過于激動而變得有些尖亢,他睜大眼睛,看著幻影,嘴里喃喃自語:“太壯觀了,簡直太壯觀了,看看插在地上那些劍,它們在吸收血修的血肉!這就是證據啊!在極端情況下,少數高階血修能夠吸食低階血修來補充自己,雖然例子不多,但足以說明問題。”
  葉夫人很平靜,沒有半點吃驚和意外,而是問:“他從哪來的神血?”
  麻士吉也回過神來,搖頭:“這個很難猜,途徑可能很多。”
  葉夫人接著問:“他為何沒有成為血修嗎?”
  麻士吉聽到這個問題,兩眼頓時放光,顯然是被撩到癢處,興奮道:“雖然很多細節還好不是太清楚,屬下大致能推測出來。真是一個聰明絕倫的辦法!”
  他沒有賣關子,一口氣道:“牧首會對血修之血研究的歷史很長,有很多成果。血修的力量源泉就是他們的血,越是高階血修的鮮血,蘊含的力量越是強大。不過血修的血對于元修來說,卻是一種毒,越高階的血修之血,毒性越強。神血蘊含的力量對一般血修來說,都過于強大,足以撐爆其身體,對元修來說,毒性之強超過任何劇毒。艾輝似乎對神血非常了解,知道神血的毒性,他用的方法非常巧妙。神血之中,他無法吸收的力量,被他導入到劍中。普通的劍無法容納如此強大的力量,他就用數量來彌補,所以我們看到數不清的光劍。更可怕的是,這些光劍如今吸收了血修的血肉,它們已經不是普通的兵器了。”
  葉夫人臉色不是太好:“什么意思?”
  麻士吉解釋道:“古代對此有不同的稱呼,有的叫靈性,也有的叫魔性。天啊,簡直是個奇跡!打造一把蘊含靈性的天兵多么艱難,他擁有的數量竟然如此之多!”
  葉夫人問:“你剛才說艾輝對神血很了解?”
  “不了解的話,絕對想不出如此天才的辦法。”
  葉夫人眼中閃過一絲疑惑,她閉上眼睛,像是在思索什么。
  良久,她才睜開眼睛,問:“倘若小寶和艾輝交手,誰勝?”
  麻士吉猶豫了一下:“很難說,也許要他們交手之后才知道。我有一點不是太明白,劍的數量這么多,艾輝怎么駕馭呢?”
  葉夫人冷笑:“修真時代以前曾經有一個劍修流派,他們以精氣神而化胎御劍,謂之劍胎。艾輝想必就曾經修煉劍胎,沒想到這世上竟然還有人修煉劍胎。”
  麻士吉恍然大悟,他對葉夫人的判斷深信不疑。葉夫人祖上就曾是最后一位劍修,藏有的劍術典籍極多,家學淵源。
  他沉吟:“如果這樣的話,小寶的勝算不大。整個天葉部,應該能與之抗衡。”
  葉夫人的臉色不是太好看,她已經嘗過無上權力的美味,突然出現一個可能威脅她的人,她感到非常不安。
  她問:“多不如強,可有辦法?”
  麻士吉猶豫了一下:“也許可以讓小寶重入大師之光二期。”
  “小寶可有危險?”
  “危險倒是沒有,只是成品率會降低。”
  “那就這樣辦。”
  “是。”
  次日,一則新出的消息轟動天外天。
  “前線各部上下同心,奮勇殺敵,取得空前大捷,我輩楷模。長老會經過討論,特頒布以下決議。將士無論級別,擢升一級,獎賞如下……劍修艾輝,誅殺赫連天曉,戰功卓絕,傲視群雄,特此晉升長老會長老之職,統率前線各部,并入大長老候選之列。長老會將擇期討論推選新任大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