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653 第二個太陽

翡翠森的邊境,廣袤的草原,一只商隊沿著地面前行。商隊的規模不小,超過一百五十頭馱盆獸組成長長的隊伍,綿延數里。悠揚的銅鈴聲,沿著風聲傳得很遠。
  此地是草原和森林的分界處,再往前走大約一百多里,就能看到郁郁蔥蔥的森林。
  銀霧海和彩云鄉被放棄之后元力凋零,五元循環被打破,受到波及,如今的翡翠森元力也比以前稀薄不少。邊境的草場規模在不斷擴大,森林線逐年后退。而在草場的另一頭,甚至出現沙化的跡象,日益荒蕪。
  植物的生長,并沒有影響人們對利益的追逐,商隊依然絡繹不絕。從翡翠森出發,橫穿彩云鄉和銀霧海,踏入天外天,是當今最繁忙的商路。
  神之血和天外天正在交戰,商路斷絕。許多神之血的物資,也會繞道翡翠森,通過翡翠森的商人,進入天外天。
  銀霧海和彩云鄉盡管元力枯竭,不適用元修的長期居住,各種野獸大量繁殖,好在不用擔心它們進化成荒獸。除了路途遠了點,并沒有什么危險。元力難以補充也不是問題,馱盆獸吃苦耐勞,非常適合長途運輸。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速度慢,但是在如今這不是什么大問題。
  老圖在這條商路已經走過很多次,經驗豐富。
  進入翡翠森的邊境,商隊上下都松了一口氣。岱宗坐鎮翡翠森,沒有人敢來滋事。自從草賊被雷霆之劍艾輝橫掃之后,又遭遇陸家和端木家的聯合圍剿,幾乎被連根拔起,主要頭目紛紛落網。
  如今的翡翠森,可算得上難得的樂土,到處都是安平和樂的景象。
  神之血和天外天之間的戰爭,對翡翠森人而言,就像是茶余飯后的話題。有人指點江山,有人憂心忡忡,有人一笑置之,但是大體上,大家還是覺的很是遙遠。大家更感興趣的是明秀大師的織坊最近又出了什么新品,郁鳴秋大人今天吟詩錯了幾個字等等。
  老圖哼著小調,這趟出行花費六個月的時間,但是收益很不錯。想到過幾天就能回到熟悉的家里,他的心情就像眼前的陽光一樣明朗。
  說起陽光,他忽然覺得眼前的陽光似乎比他出發的時候刺眼許多。
  “真熱啊,怎么感覺到了夏天?”
  “是啊,今年怎么熱得這么早?奇怪了!”
  “不要廢話了,快點走,進來林子里就涼快了。”
  ……
  耳畔傳來伙計們的議論,老圖眉頭微微皺起來,覺得今年氣候是有點反常。夏天來得比往常整整要早三個月,難道是五行環打破之后失去調節作用?
  他心中閃過一絲擔憂。
  忽然一名伙計驚呼:“快看天上,那是什么?天啊!兩個太陽!”
  兩個太陽?
  老圖覺得太荒謬了,怎么可能有兩個太陽?不過他還是下意識地抬頭看向頭頂天空,但是下一刻,他的身體僵住,就像一尊泥塑。他的腦袋嗡嗡作響,一片空白,甚至聽不見身邊伙計們一片嘩然。
  “天啊,這是怎么了?怎么會有兩個太陽?”
  “兩個太陽?我好像有不好的預感啊……”
  大家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了,他們臉色發白,有些膽子小的家伙甚至身體都在哆嗦。
  在天空,赫然可見一大一小兩個太陽,散發著耀眼刺目的光芒,照射大地。
  老圖回過神來,他強自鎮定,但是垂在身側的手指微不可查地哆嗦,暴露出他內心的恐懼。眼前的草地似乎都變得刺眼了許多,白晃晃有點嚇人。他蹲下了,摸了一把地上的青草,發現青草出現明顯的失水跡象,葉片邊緣有一絲枯黃。
  到底是走南闖北的老江湖,老圖立即判斷出,這種情況可能出現不久。
  當機立斷他立即起身,喊來一名擅長飛行的護衛,叮囑:“你馬上動身,以最快的速度向翡翠城匯報。”
  護衛不敢怠慢,騰空而起,朝翡翠城飛去。
  郁鳴秋和平日里一樣,前往明秀織坊。最近他沉迷刺繡無法自拔,天天都要去繡坊干活。能天天和明秀打招呼,跟著她學刺繡,簡直就是他夢寐以求的生活。雖然他笨手笨腳,不是太靈光,但他已經迫不及待自封頭號男繡師。
  每當他得意洋洋的時候,明秀總是掩嘴輕笑。
  真是美好啊!
  每一天都無比的充實滿足,他如今最大的心愿,就是這么度過余生。
  他步伐輕快,走在熟悉的街道,搖頭晃腦嘴里念念有詞。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好好學刺繡。”
  “明秀手中線,鳴秋身上衣。”
  “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看完明秀看鳴秋。”
  他一邊嘖嘖感慨,臉上一副自我滿足,深深陶醉。天氣真不錯,陽光明媚……
  輕快的腳步忽然頓住。
  嗯,好像陽光有點刺眼啊……
  郁鳴秋仰頭看向天空,他的瞳孔驟然收縮,天空竟然出現一大一小兩個太陽!
  很快他神情恢復正常,手掌搭在眼睛上,嘴里自言自言:“事有反常即為妖啊……”
  他低下腦袋,目光透著凝重,伸出手臂,攤開手掌。強烈的陽光之中,蘊含的火元力異常霸道,他甚至能夠感受到一絲灼燒之感。
  三角眼瞇起,精光閃過,郁鳴秋嘴角浮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卻透著一絲森冷。
  再度仰臉注視天空,他自言自語:“且讓我看看你是何方神圣!”
  話音未落,他的身形就消失不見。
  察覺到天空出現異常的人越來越多,街道上行人紛紛駐足,滿臉驚恐地看向天空。不斷有人從房屋內出來,街道上人越來越多。驚呼聲此起彼伏,最初還有尖叫聲,但是漸漸,大家議論的聲音越來越小。恐慌就像劇毒一樣在整個翡翠城蔓延,從未出現過的景象,仿佛預示著災難即將降臨。
  恐懼就像一張無形的大網,籠罩在每個人心頭,他們好像生怕聲音稍大一些,驚動天空的災難,它降臨人間。
  珍珠風橋防線。
  塔炮聯盟的營地,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對于一支新軍來說,一場艱苦的勝利,足以鑄就他們的自信,催生他們的蛻變。現在根本不需要胖子監督,每一位將士們都自發拼命修煉。連銅鬼和魚今,都在學習掌握塔炮的訣竅。用他們的話說,再不學習很快就會被淘汰。
  營帳內。
  端木黃昏饒有興趣的翻閱著手中關于擢升艾輝為長老會長老的消息,嗤地冷笑一聲:“真是老套的招數,用了這么多年,也不知道換點新鮮玩意。”
  啪地關掉幻影,屈指一彈,幻影豆劃出一道拋物線,準確飛入垃圾桶內。
  他雙手枕著腦袋,向后一仰,懶洋洋半癱在椅子上。
  桑芷君嘟囔:“還不如給點實際的好處,什么鎮神峰來個十座八座。”
  沒人理她。
  每一座鎮神峰都是一只需要吞噬無數物資的怪獸,如今整個天心城的資源,都在向新一期的大師之光匯集,哪有余量來煉制鎮神峰。莫說十座八座,能有一座兩座就不錯了。
  桑芷君看自己的話無人回應,不服氣道:“你們怎么都覺得不可能?沒有鎮神峰,那多送點物資也行啊,我們自己煉制。沒聽說嗎?現在各城到天心城朝貢的隊伍連綿不絕,各種物資無數,堵得路上水泄不通。”
  端木黃昏懶洋洋的聲音傳來:“人家那是向鳳圣表達忠心。物資嘛,送還是會送的,要不然面子上交代不過去。至于多少,就別指望了。”
  其他人對傍晚的判斷都很認同。
  胖子摸著光滑肉感的下巴道:“老妖婆這是對那個什么天葉部信心還不夠足啊,還是我們太厲害?”
  說道后面一句的時候,胖子滿臉喜滋滋。
  “你太高估自己。”姜維在一旁打擊:“明顯是艾輝太厲害,我們都是順帶提一句而已。”
  胖子聞言,綠豆眼一下子瞪圓:“沒有我們塔炮齊射,阿輝來了也一樣不夠看!哼哼,我們塔炮聯盟的功勞不容抹殺。我們窮啊,你們看看,一群新兵蛋子,損失也大,我們需要補足……”
  最后一句暴露他的狐貍尾巴,其他人都嘿嘿發笑。
  師雪漫神情淡然,敲了敲桌子:“好了,這事丟一邊,說一下接下來的戰斗。”
  對于所謂長老會長老,她沒有半點興趣。就像她知道倘若艾輝在這,一定會一臉不屑一顧把這玩意扔進廢紙簍。從一開始,他們就沒想過為長老會而戰。
  大姐頭發話,其他人立即噤聲。
  懶洋洋癱在椅子上的傍晚也不由自主直起身子,擺出一副認真的神情。
  盡管艾輝是老大,大家都敢和他開玩笑,只是防備這家伙陰險的報復打擊,令人提心吊膽。但是沒人敢和師雪漫開玩笑,大姐頭從來只用拳頭說話,哦,還會用云染天。
  長期積威之下,營帳內一片肅然,眾人正襟端坐。
  “最近幾次行動的效果都不好,對面各部全都龜縮不出,無人應戰。示弱誘敵,都不奏效。大家想想,有什么辦法?”
  師雪漫眉頭微皺,語氣有些苦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