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654 北海遺址

師雪漫的話,并非夸大其詞。
  大勝神狼之后,雙方的實力和士氣都發生了大變,對面只剩下一些獸營殘部。師雪漫率領重云之槍主動出擊,擊潰了神狼獸營。
  隨后賀南山統率的神靈抵達防線,但是此時元修們士氣高漲,對血修的畏懼之心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重云之槍、雷霆之劍兩部,不斷主動穿過防線,尋滋挑釁。
  雷霆之劍速度快靈活度高,充當先鋒誘餌,把敵人引誘入重云之槍的埋伏圈,端木黃昏則負責伏擊敵人之中的神通強者。
  幾番配合下來,大家愈發默契,戰果斐然。
  然而對方也不傻,吃了幾次虧,立即改變策略,龜縮不出。師雪漫他們感到棘手了,有如老鼠拉烏龜,無處下手。
  神靈戰部的大營駐扎地,故意避開了神狼大營之前駐扎之地,那里還殘留著許多獸營將士的尸骨。
  守衛森嚴的大營之內,賀南山臉色陰沉盯著在營帳外不斷游弋的雷霆之劍。在他身旁,幾名神通強者神情警惕,不敢有絲毫懈怠。
  賀南山拳頭不自主捏緊,心中憋屈無比。
  雷霆之劍大搖大擺在營帳周圍飛來飛去,有的時候,還會沖進大營的防御圈故意挑釁,然后在大營反擊之前嗖地離開。
  它的速度實在太快!
  如果它決定逃竄,沒有人能追上它。賀南山他們之前也組織了幾次追擊,結果中了埋伏,折損了不少人手,其中還包括兩位神通強者。兩人的死法如出一轍,都是被端木黃昏限制住,然后遭遇圍攻而死。
  其實這點傷亡對神靈來說算不上傷筋動骨,但是惡心人啊!
  賀南山覺得惡心至極,比吞了一只蒼蠅還要惡心。從整體的優勢來說,神靈的實力要強大的多,唯一的無可奈何的,只有雷霆之劍奇快無比的速度。
  對方明明只有這一個優勢,儼然往死里用。
  騷擾,不斷騷擾,挑釁,不斷挑釁。
  派人驅趕吧,怕中埋伏。不驅趕吧,惡心自己,這群人簡直無恥到極點。自從賀南山下令不得出擊之后,這伙家伙蹬鼻子上臉,愈發囂張。不僅整天圍著大營晃悠,就像尋找雞蛋縫的蒼蠅,甚至沖擊了兩次中軍營帳。
  睡夢中的賀南山被驚醒,心情糟糕惡劣可想而知。
  他發誓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不要臉的戰部,這哪里是戰部?分明就是一群流氓、惡棍!
  一開始的時候,他是心存忌憚。神狼銀霜的覆滅,足以說明對方有威脅、甚至消滅神靈的實力。在神畏部手上吃了大虧之后,他已經不敢小看元修的戰部。
  然而,對方無恥的行徑,險些讓他失去理智,好幾次他都想下令全面決戰。該死!要不是之前犯下大錯,要不是佘妤殿下嚴令他們完成匯集之前不得決戰,要不是……
  克制、克制……
  他深吸一口氣,怒吼下令:“不準出擊,全都守好位置!”
  說完他胸口更加發悶,轉身就走。走了兩步,他忽然停下來,毫無征兆砰地一腳踢爆旁邊的木樁。漫天碎屑之中,響起賀南山發泄的怒吼,宛如憤怒失控的野獸。
  胸膛劇烈起伏不定,喘息粗重,賀南山雙目血紅,殺意瘋狂肆虐。
  等著吧!等神妖、神虎兩部匯合,就是你們的死期!我要把你們千刀萬剮!
  咻!
  尖銳的爆音從腦后方遙遙傳來,賀南山身體一僵。不用看,他也知道雷霆之劍又一次挑釁!
  剛剛稍稍平息少許的怒火騰地一下竄了上來,他的臉色瞬間漲得通紅。
  該死!神妖神虎,你們是準備爬過來嗎?
  蝸牛都比你們快!
  賀南山嘴里無意識地罵著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話,面容扭曲,就像一頭憤怒的犀牛,沖進他的營帳。
  凜冽的金風之中,三道流光宛如三道箭矢,劈開狂暴的金風。
  三名天葉部元修正在拼命逃竄,他們精致淡漠的臉龐,罕見地流露出驚慌和恐懼。他們所有的恐懼,都源自身后那一抹模糊朦朧的血色虛影。
  無論他們如何加快速度,都無法擺脫血影,她就像附骨之疽。
  “怎么辦?怎么辦?”
  其中以一名元修尖叫,他的聲音尖利,帶著一絲顫抖。
  中間一人盡管眼中流露出恐懼,但是心中還是勉強保持一分鎮定:“我去擋住他,你們分開跑!無論如何,也要把消息傳給傅思思!”
  話音剛落,他驀地怒吼一聲,半空身形詭異一折,面朝血影,一道五色光環從他手中飛出。
  另外兩人知道情況危急,倏地分開,朝兩個方向飛去。
  五色光環絲毫不受金風的影響,它倏地張開,赫然是一道五色鎖鏈。金木水火土,五種元力環彼此咬合,構成精致的鎖鏈。鎖鏈瘋狂生長,前端不斷延伸,眨眼間,它就變成一條身形驚人的長蛇,盤起的身子籠罩的范圍超過五十丈方圓。
  如同一張大網,朝對面似煙似霧的紅色虛影罩去。
  雙方的距離太近,速度又快,紅色身影避無可避,一頭扎入五行鎖鏈之中。
  “鎖!”
  漫天鎖鏈倏地收緊,化作密不透風的牢籠,隱約可見其中那一抹鮮艷的紅色。鎖鏈層層疊疊,不同的元力環之間,亮起一道道耀眼的光芒,它們正在組成全新的五行環。
  如同一個五顏六色的光繭。
  元修臉上情不自禁露出一絲喜色,五行環一旦重組完成,眼前的光繭就牢不可破。每一個元力環周圍,起碼有八個元力環,它們之間可以組建成數目驚人的五行環。
  每一個五行環,就猶如一把鎖。
  五行環的數量越來越多,牢籠就會越來越堅固。
  忽然,一聲幽幽的嘆息在他耳邊響起。
  他的瞳孔倏地張大,身體如同施了定身法僵住,大腦一片空白,整個世界陷入一片死寂。
  咚,咚,咚。
  低沉有力的跳動,充滿節奏,仿佛一面重鼓在他耳邊敲響,是自己的心跳聲嗎?
  為什么……
  眼前的光繭,突然透射無數血芒,就像一把把耀眼鮮紅的光劍,從光繭內刺出。
  下一刻,他以為牢不可破的光繭,如同冰雪般消融。
  一道血芒激射而至,宛如一道鮮紅的綢布,倏地卷住他的身體。血芒前端像柔軟而致命的蛇揚起蛇頭,沒入他手掌背上的五行環。
  瞳孔失去光彩。
  金風聽不到嘆息,它們沒有停留,如同時間一般,繼續向前飛行。
  數十里之后,它們會看到另一雙失去光彩的瞳孔。桂虎臉頰貼著冰冷的巖石,身體生機斷絕,皮膚呈現出詭異的蒼白,巖石上沒有沾染半點血跡。
  小山坡上,王二蛋茫然地環顧周圍。
  山坡并不高,大約只有二十多丈,卻能把四周的景色盡收眼底。風吹過他滿是泥土和鹽漬的臉,干涸的嘴唇就像沙漠中持續暴曬的枯木,可以看到許多慘白的死皮和龜裂的傷口。交錯縱橫的傷口里,能看到暗褐色的血跡,就像幽暗的地底深處逐漸冷卻的巖漿。
  此時的王二蛋,看上去就像一個野人,衣衫襤褸,傷痕累累。
  有些諷刺的是,他手中的葉白衣,依然纖塵不染,雪白無暇。俘虜如此光鮮照人,勝利者卻慘不忍睹。
  陌生景色,他完全迷失了方向感。
  這是哪?
  映入他眼簾的,是一片遍布瘡痍、支離破碎的原野。到處都是大大小小深坑,大的超過數十丈,小的數丈,它們層層疊疊,到處都是,數目多得驚人。
  有的深坑內焦黑一片,寸草不生。有的深坑灰燼之中,已經長滿青嫩的綠草。有的深坑連通地下水,變成大大小小的湖泊。
  數不清的坑,述說著這里曾經經歷過一場多么殘酷慘烈的戰爭。
  王二蛋的眼睛恢復清明,身為神畏一員,對戰爭有著本能的敏感。什么地方發生過如此驚人的戰斗?他心中隱隱有答案。
  拖著葉白衣,朝最近的大坑走去。
  王二蛋沒有半點憐惜的意思,葉白衣腦袋朝下半拖在地上,在地上犁出一道深痕。砰,葉白衣的腦袋撞上一塊竹籃大小的巖石,令人吃驚的是,巖石瞬間粉碎,而葉白衣安然無恙。
  王二蛋對這一幕已經習以為常,其實他覺得,葉白衣不醒過來也挺好。最起碼可以用來充當兵器,這可是真正意義上的人形兵器!
  走到最近的大坑旁,王二蛋蹲下來,手掌摸著大坑的邊緣泥土。
  青草的木元力和大地的土元力之外,一絲若有若無的水元力,卻是異常不同。
  他印證了心中的猜測。
  北海之墻,他到了北海之墻。戰斗如此慘烈之地,屈指可數,除了當今的珍珠風橋防線,大概只有北海之墻。
  可是放眼過去,只有無數深坑,不見半堵云墻。
  好吧,現在這里得稱遺跡了。
  王二蛋露出苦澀的笑容,自己居然跑到了北海之墻,這下麻煩大了。北海之墻早就淪陷,如今這里是血修的控制范圍。換句話說,他現在到了敵人的背后,中間還隔著敵人的大部隊。
  他還不知道神狼的覆滅,但是他知道,穿過敵人的大部隊,才能抵達珍珠風橋防線。
  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但是很快,他就不用思考這個問題。
  前方一個身影從天空緩緩下降,精致的臉龐淡漠得沒有一絲情感。
  王二蛋心中絕望。
  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