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655 火球

郁鳴秋的身形飛上天空,眼角的余光瞥見好幾道身影也在不斷攀升。這些人的氣息都不弱,面孔大多很陌生,郁鳴秋也不在意,他離開翡翠森多年,涌現的新人大多不認識。
  不過他不認識別人,其他人卻都認識他。郁鳴秋大人每日歪詩,是街頭巷尾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然而稍微知道多一些的人,都知道看似不著調的郁鳴秋大人,實力極為強悍。
  更重要的是,岱宗對他的態度。
  岱宗三位弟子,大弟子陸辰,心性淡泊,不喜歡俗事紛擾。三弟子端木黃昏,似乎并不受岱宗的喜愛,師徒之間關系談不上融洽,如今遠在萬里之外。
  最受岱宗器重的,便是二弟子郁鳴秋。許多人都在私底下討論,覺得郁鳴秋最有可能成為岱宗的接班人。
  遠處,一位木修高聲道:“鳴秋大人,可有眉目?”
  他的聲音透著一絲驚慌,也把其他人的目光吸引過來。
  郁鳴秋搖頭:“還沒有。”
  他抬頭看了一眼頭頂,收目光,沉聲道:“應該在高空深處,在下且去看看。上面金風狂暴,各位親注意安全。”
  說完郁鳴秋便繼續朝高空沖去,他注意到,大多數人停留在原地,有三人跟著他繼續升空。顯然這三人對自己的實力有足夠的信心,郁鳴秋沒有阻攔,朝他們點點頭便收目光。
  很快便進入金風層,金風狂暴的呼嘯充斥整個世界,郁鳴秋周身亮起一圈淡淡綠色的光幕,把金風擋在外面。
  那顆小太陽依然遙不可及,郁鳴秋神情凝重,他從未深入如此高的虛空深處。
  他繼續朝高空飛去。
  過了一會,又有一位木修承受不了,主動返。
  金克木,金風對木修的傷害比對一般的元修要大許多,這使得他們上升變得愈發艱難。
  很快,又有一名木修選擇了撤退。
  緊接著,剩下的一位木修也扛不住,向地面降落。盡管身體向下墜落,但是他始終仰著腦袋,目光沒有離開正在不斷躥升的郁鳴秋,心神大受震動。
  郁鳴秋的速度不算太快,但是從始至終,沒有一絲減緩的跡象,好似閑庭信步。愈發狂暴的金風,對郁鳴秋沒有絲毫影響。
  市井之間流傳郁鳴秋深入蠻荒,實力大漲,可惜少有人見過,真實實力一直是個謎。
  如今親眼所見,才明白郁鳴秋實力何等深不可測。
  他渾然不知,郁鳴秋遠不如他表現出來的那般輕松。
  此刻他距離地面的高度是多少,他很難準確判斷,大致估測起碼超過百里。隨著他不斷上升,四周變得安靜下來,金風的呼嘯之聲微弱許多,然而更加危險莫測。
  郁鳴秋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緊緊盯著自己的光罩。看似平和的虛空,光罩卻仿佛被一雙無形之手揉捏,不斷變幻形狀。
  他從未來過這么高之處,稍有不慎光罩破碎的話,透明的金風暗流,會把他撕成碎片。
  不過,他終于看到目標!
  郁鳴秋心中無比震撼,越飛得近,震撼越發強烈。一個無比巨大的火球,飄浮在不遠處,就像虛空中的一座正在燃燒的島嶼。
  它的體積如此驚人,郁鳴秋覺得自己的渺小。
  站在數里之外,一**熱浪好似洶涌的潮水,拍打在郁鳴秋的光罩上。光罩就像被風吹得搖擺不定的氣泡,令人擔心它隨時會破碎。
  忽然,郁鳴秋腳下生出一縷嫩芽,赫然是一根青翠的藤蔓。藤蔓生長極快,它們就像爬山虎,沿著光罩內壁蔓延。剛剛還飄搖不定的光罩,立即穩定下來。翠綠的藤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融入光罩之中,化作晶瑩剔透的花紋,煞是好看。
  郁鳴秋的目光死死盯著前方的火球,滿臉驚疑不定。
  這火球到底是什么東西?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火球表面,金色的火焰吞吐不定,有些火焰甚至超過百丈,好似一把巨大的火鐮橫掃過虛空。危險的金風,被毫不費力破開。
  郁鳴秋按捺心中的驚駭,臉上的疑惑之色更濃。
  好霸道的火元力!
  更讓他有些意外的是,眼前巨型火球釋放的火元力,氣息和太陽滋生的火元力極為類似。難怪他們錯以為天空出現兩個太陽。
  郁鳴秋環繞著火球緩緩飛行,他的目光掃過火球的每一寸。
  火球的直徑超過六里,是個真正的龐然大物,蘊含著令人敬畏的力量。很快,細心的郁鳴秋就有新的發現,這個火球竟然在吸收太陽的火元力!
  吸收太陽火元力的時候,整個火球會微微收縮,火球表面的火舌收斂。而數秒過后,火球微微膨脹,火舌轟然舒展,釋放驚人的熱浪。
  如此往復循環,周而復始。
  郁鳴秋覺得不可思議,他第一反應,這是個活物?充滿節奏感的收縮膨脹,讓他聯想到呼吸。
  難道是什么新荒獸?或者是上古荒獸?
  他心神一顫,覺得口干舌燥。傳說中的那些上古荒獸,吞吐日月,移山倒海,威能遠非今日的元修所能抵擋。倘若真的是上古荒獸,對翡翠森來說,不啻于一場天災。
  就在此時,目光掃過兩處火舌之間的縫隙,他瞳孔驟然收縮。
  火舌收斂的時候,能看到一些火球內的景象。火球內的火焰,凝實剔透,宛如金色的琉璃。
  其中隱隱可見,一道枯瘦的身影立于其中。
  郁鳴秋腦袋轟地一下炸開,渾身的汗毛瞬間全都立起來,強烈的恐懼如同一張無形的手掌,死死攥住他的心臟。那么一刻,他竟然喘不過氣來。
  竟然是人!
  如此恐怖的景象,竟然是人為!
  誰?誰能有這么大的手筆?
  郁鳴秋腦海中跳出第一個名字,就是他的老師,宗師岱綱!不對,老師修煉的是木元力,倘若凝聚如此驚人的木元力,老師可以做到,但是如此驚人的火元力
  等等,火元力!
  郁鳴秋的身體一僵,下一刻,他死死盯著火球內那個隱約的身影。盡管只能隱約可見,但是依然能看到火球內那人身形矮小枯瘦。
  嘶,郁鳴秋倒抽一口氣,臉色蒼白。此刻,他已經知道,此人的身份
  樂不冷!
  宗師之下第一人,樂不冷!
  金色的火焰,霸道而純粹的太陽之火,佐證著郁鳴秋的猜測。
  腦袋轟鳴的郁鳴秋,還是想不明白,樂不冷是怎么做到的?
  等郁鳴秋過神來,臉色再變。
  樂不冷和老師之間的恩怨,天下皆知,他出現在翡翠森,目標只可能是一個。
  挑戰岱宗!
  “真是壯觀啊。”
  悠悠贊嘆在郁鳴秋身后響起,郁鳴秋一個激靈,立即轉身。不知何時,一個氣質出塵的中年人,出現在他身后。
  郁鳴秋連忙行禮:“老師。”
  岱綱沒有應他,目光凝視著火球,道:“我曾以為,這個世上能夠稱得上對手之人,一個有半。帝圣無雙,可謂棋逢對手。另外半個,則是樂不冷。敗軍之勇,剛烈至此,唯此人也。”
  郁鳴秋俯首傾聽,心中大為贊同。身為岱宗之徒,他比常人更多內幕。樂不冷為了挑戰老師,付出之多,令人敬畏。
  從挑戰者的身份來說,樂不冷無疑是敵人。但是面對這樣一位敵人,郁鳴秋心中反而充滿尊敬。
  岱綱語氣肅穆:“如今來看,卻是我自視過高,小瞧天下英雄。我聽他怒罵萬神畏之言,酣暢淋漓,飲酒三杯。哼,不冷烈火,豈能與腐朽枯木為伍?”
  郁鳴秋看老師興致頗高,不由放下心來,笑道:“樂前輩那番話弟子也聽過,就是覺得痛快!不過弟子的酒量,可比老師你嘿嘿。”
  岱綱聞言莞爾。幾個弟子之中,陸辰過于老實淡泊,端木黃昏過于桀驁叛逆,時間又短暫,唯獨郁鳴秋看似玩世不恭,其實至情至性之人,深得他喜愛。
  岱綱贊許道:“你能到此地,進步不小。”
  郁鳴秋嘿然:“還是老師厲害,弟子看到這般光景,兩股戰戰,差點就落荒而逃。但是想到老師平日教誨,頓時膽氣一壯,正所謂,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給師父探個先。”
  他搖頭晃腦吟詩,但眼珠子骨碌骨碌轉動:“但是看師父胸有成竹,徒弟就放心了!”
  岱綱對郁鳴秋的歪詩也覺得頭痛,輕咳一聲:“胸有成竹?你太小看樂不冷了。”
  郁鳴秋一愣:“怎么?”
  岱綱肅容道:“樂不冷修煉的是滅宗火,我曾以為大放厥詞,能滅宗師?呵呵。金烏之火霸道無比,修煉者先受其傷,命必不長久。今日得見,才知道小看了他。他這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戰。如此多的金烏之火,超過尋常辦法消化。若我沒猜錯,他匯集如此眾多金烏之火,是以火為爐,以身為鼎,孕育金烏神火。他想煉成真正的滅宗火。”
  郁鳴秋聽得頭皮微微發麻:“這是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樂不冷素來如此。”岱綱深沉難測的眼眸中亮起一抹微弱的光芒:“要么粉身碎骨,要么脫胎換骨。偏偏膽子還大,各種生僻偏門之法,毫不顧忌。走吧,勿要驚擾,還需要時日,才有結果。如果失敗了,我來祭奠他。如果成功了,天下多一奇功,我也多一對手。”
  風聲蕭蕭,如松如濤,長笑遠去。
  “何其幸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