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657 北海殘部

“大人,我們苦守在此,有何用處?”
  “等,等機會。”
  “大人,能有什么機會?”
  “血修肯不定想不到,我們躲在這。我們就是埋伏在他們背后的一把劍,恩,也許只是一根刺。不過就算一根刺,也夠了。”
  “大人……真的能等到嗎?”
  “也許能,也許不能。”
  *****************************
  突然響起的聲音,傅思思瞳孔驟然收縮,心中凜然,急遽而退,十多丈外方頓住身形。
  她竟然沒有半點察覺有人靠近!
  光憑這一手,就知道對方的實力不弱。
  她循聲看去。
  一個持槍大漢立在山坡之上,因為逆著陽光,身形嵌在刺目光芒之中,難以看清面孔。然而此人身形魁梧,氣勢深沉巍然,攝人心魄。
  傅思思嬌軀劇震,失聲驚呼:“師……師北海?”
  來者肩膀寬闊,面色剛毅冷然,眉目間和師雪漫頗有幾分神似,濃密粗硬的胡須幾乎遮住了半張臉,顯然是許久未曾打理。他一身殘破不堪鎧甲,露出里面藍色長袍,鎧甲上布滿裂紋和暗褐色的血漬。胸膛鎧甲上,赫然可見北海的徽記。
  北海部部首,師北海!
  傅家也是大族,傅思思如何不認識師北海?盡管對方胡須茂盛有如野人,但是傅思思敢保證,這個野人一般的漢子就是聞名天下的師北海!
  可是……師北海不是死了嗎?北海部不是覆滅了嗎?
  傅思思心中驚駭絕倫,若非活生生的師北海就在她眼前,有人和她說師北海還活著,她一定會視為笑談。
  師北海怎么可能還活著?
  然而師北海還活著,那北海部一定沒有覆滅。為什么?師北海為什么一直裝死?就連師雪漫遭遇危險,也依然沒有露面,他在圖謀什么?他們在圖謀什么?
  傅思思冰雪聰明,剎那間,腦海中閃過無數念頭。
  論起輩分資歷,她需要恭恭敬敬稱師北海一聲“前輩”。
  師北海拎著長槍,沿著山坡,緩步而下。
  咚,咚,咚。
  他步伐沉如山岳,每一步落地,地面為之震顫,恍如重錘敲鼓。他神情肅然,微微瞇起的雙目看不出喜怒,然身形挺拔如槍,紋絲不動,一步一字,吐氣如雷。
  “你殺了老萬和西門?”
  師北海每一個字,都如同重錘敲在傅思思心間,她體內氣血翻騰,生出煩躁之意。
  明媚的陽光消失,天空暗了下來,師北海頭頂上方,無數云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四面八方匯集而來。剛剛還陽光明媚的天氣立刻陰了下來,云層翻涌。
  隨著云層不斷匯集,雪白的云層迅速變成灰色,再變成黑色。天空也迅速暗了下來,烈日高照變成暗如夜幕。
  傅思思不由色變,暗道不好,從師北海出現她就落入對方的節奏!
  這就是師北海么……
  曾經被認為,除中央三部之外,十部最強部首!曾經被視作,最適合執掌大長老之職的五行天棟梁!修建北海之墻,憑借一己之力擋住血修的名將。
  這就是師北海!
  壓抑的憤怒、元力運轉、步伐、每次吐字、每次呼吸,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讓他的氣勢以驚人的速度攀升。
  這就是師北海啊,經驗和實力的完美融合。
  傅思思從驚駭中平復過來,心中忍不住贊賞。這些老頑固雖然都已經過時了,可還是有不少令人稱道的地方。
  可惜了……
  過時就是過時,注定被掃進垃圾堆的老家伙!
  傅思思輕輕一笑:“沒錯,萬神畏和西門裁決都死了。現在,輪到前輩您。有前輩您相陪,相必兩位部首大人黃泉路上也不孤單。”
  不管師北海打的什么心思,但是他躲起來,沒有回天心城,無疑已經表明了他的態度。
  他不相信夫人!
  刺啦,一道電光在厚厚的云層中一閃而逝,照亮黑壓壓的天空,照亮師北海臉上無悲無喜,照亮眼眸深處流露出的那抹深沉難言的悲傷。
  傅思思瞳孔卻是再次收縮,師北海身后山坡頂端,赫然又多了一個身影。此人身形瘦弱,就像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此刻滿臉悲憤,死死抿住嘴唇。
  她不認識,此人就是北海部副部首之一的齊修遠。
  不過,她的目光沒有停留在齊修遠身上,因為,不斷有人魚貫出現在山坡上。
  這些人看上去有如野人,殘破的甲胄,依稀能看到統一的制式。
  北海余孽!
  竟然還有這么多的北海余孽!
  不過,當最后一名北海將士出來,傅思思不由松一口氣,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虛驚一場,原來只剩下十九人!
  倘若這十九人都是大師,倒是一股不可小視的力量。
  可惜,天下只有一個天葉部!
  傅思思心中傲然,新的時代來了,這些老朽的東西,都塵歸塵土歸土吧。不過十九人而已,天葉部刀劍之下,萬城跪服!不過師北海而已,萬神畏、西門裁決俱已伏誅,還多一個師北海么?
  最初的驚駭過去,傅思思有些慚愧,覺得自己還是少了歷練,一點小事居然如此失態。
  眼中閃過一縷殺意,揚起手臂,手背上五行環印記倏地變亮,宛如一只妖異斑斕的眼睛。只見斑斕的五行光芒流轉,眨眼間,雪白如藕的手臂變得斑斕多彩,晶瑩剔透,有如五彩琉璃,煞是好看。
  曲肘并掌如刀。
  傅思思的身影陡然在原地消失。
  氣機觸動之下,師北海半闔虎目猛地睜開,光芒大盛,右腳倏地踏出半步。這半步快如閃電,勢大力沉,落地卻寂然無聲,挺拔筆直的身體前傾,手中長槍毫無花巧一槍刺出。
  一只宛如斑斕琉璃、流光溢彩的妖異手掌,抵住槍尖。
  王二蛋臉色一變,猛地趴下,把葉白衣擋在頭上。
  肉眼可見的漣漪,從手掌和槍尖之間泛開,寂然無聲向四周擴散。漣漪波紋擴大之方圓半丈時,透明無形的波紋倏地變得渾濁,一縷嘯音好似九幽黃泉之下升騰而起,急遽爆裂,化作尖銳的嘯音,波紋化作水桶粗的風暴,向四周橫掃。
  噼里啪啦!
  四周地面連草帶泥土被掀飛、破碎,被風暴挾裹,如同暴雨般朝四周激射。
  槍尖前的傅思思化作淡淡虛影,消失不見,不知何時,她又回到之前的地方。
  傅思思有些難以相信,怎么可能?師北海怎么可能擋住這一擊?
  剛才那一斬,她可是沒有半點留力……
  連萬神畏,都不是自己的對手,師北海怎么可能?難道師北海比萬神畏更強?
  而當她的目光落在師北海腳下,瞳孔再次一縮。師北海周圍地面如同被無數鐵犁狠狠犁過一遍,可是從他腳下,到身后的北海將士腳下,卻是完整無損,呈現出一個醒目的扇面!
  這是……戰陣?
  原來如此!
  師北海手臂酸脹,剛才傅思思恍如鬼神般的一斬,蘊含的力量極為可怖。師北海從來沒有接觸過如此妖異而霸道的力量,若非他的槍術極為扎實,剛才那一槍就要遭殃。
  換作旁人,遇到如此詭異強大的敵人,未必心生畏懼,但一定會謹慎起來。
  然而師北海卻沒有絲毫退縮,恍如巖石鑿成的面孔冷峻如常,他心神甚至沒有絲毫顫動,因為他沉浸在難以言喻的悲傷和憤怒之中。
  萬神畏和西門裁決,他相識數十年,無論大家有何分歧,但都是五行天的戰部。他們沒有死在血修手上,卻死在自己人手中,師北海心中何等悲憤!
  他猛地再次踏出一步,長槍再度刺出,怒目圓睜,口中暴喝:“殺!”
  “殺!”
  他身后北海將士齊聲怒吼,齊齊踏出一步,揮出手中的兵器。他們跟隨師北海這么多年,從未見過大人如此失態如此悲傷。
  他們胸中同樣有一團火焰在燃燒。
  為了阻擋血修大軍,北海部拼得只剩下十九人。他們還不知道,神畏裁決的不世之功,但是也知道神畏裁決奔赴前線,兩位部首卻死在元修的屠刀之下。
  他們感同身受,同仇敵愾!
  轟隆,又是一道閃電劃破長空,照亮大地,照亮這一張張沾滿硝煙猙獰而憤怒的臉龐。
  十九股元力激蕩席卷,戰爭氣機牽引之下,合而為一,化作一道幽藍的槍芒。
  漫天嘯音驟然消失,幽藍的槍芒如同墜落的星辰,飛向傅思思。
  被鎖定的強烈氣機籠罩著自己,傅思思知道無論自己往哪個方向閃躲,槍芒都會如影隨形。
  不過,她需要躲嗎?
  美眸驟然一冷,臉上寒霜密布,妖異斑斕的手臂揚起。一圈圈五行光環,沿著她的手臂亮起,如同五彩環毒蛇揚起蛇首。每亮起一道五行環,便有一股恐怖的力量涌入她的手臂,手臂就變得透明一些。
  當最后一圈五行環在她的纖纖指間亮起,剛剛還如同五彩琉璃的手臂,已經透明如同水晶。
  好似透明水晶雕刻的手臂,是這世間最完美的杰作,沒有半點瑕疵。
  它有著莫名的吸引力,吸引著這片天地所有的光線。手臂周圍的空氣,好像都被這驚世之美深深吸引,停止流動。
  透明無暇的水晶手指,輕巧一摘,藍色星辰落入指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