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660 神虎

這是什么?
  傅思思神情驚恐,四面八方瘋狂碾壓而至的水墻,無處可避。排山倒海的水墻,它們發出轟隆巨響,來勢奇快無比,挾著磅礴萬鈞的威勢。
  強烈的窒息感籠罩著她,如同置身一個巨大的絞肉機內,異常渺小。
  死亡如此之近,下一刻自己就會被碾壓粉碎!
  她的手足冰冷,有些驚慌失措,腦袋轟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師北海怎么會有如此可怕的實力?一個北海部首而已……
  北海部首而已!
  怎么可能有如此實力?
  仿佛有個聲音在她腦海厲聲尖叫,死亡帶來的強烈震顫,令她渾身汗毛根根直豎,瞳孔失去焦距,最原始的求生本能激發出來。
  她失控尖叫,尖叫聲就像一把錐子,刺穿雨幕和大水。
  虛張的五指,猛地回拉,宛如收網。
  眼看就要擊中師北海的熾目光柱,倏地崩散,化作五種顏色各異的光索。金木水火土,五根元力光索倒卷,宛如五條巨蟒,倏地纏住傅思思。
  在最后關頭,她選擇了自保!
  沒有閃電般的天人交戰,只有最原始的求生本能。在這場矛對矛、殺招對殺招、死亡對死亡的對話最后關頭,她退縮了。
  時間仿佛定格,目光交錯的一瞬,她看到自己的對手。
  地面的師北海身上甲胄半碎,踩在水里,雙手握著光禿禿的槍桿,仰著臉注視著她。他臉上無悲無喜,看不見憤怒,看不見輕視,目光深沉如水。
  匆匆一瞥,卻是她此生難忘的場景。
  深不可測的師北海!
  呼嘯轟鳴的大海淹沒了她的視野,排山倒海的巨大沖擊力接踵而至。
  她悶哼一聲,大腦陷入短暫的空白。
  方圓百里之內的洪水瘋狂朝此處涌來,狂怒的巨浪連綿不絕,它們就像一只只巨大的手掌,狠狠拍下。激蕩爆裂的水花,甚至沖上千丈高空。恐怖絕倫的力量肆虐,大地在顫抖。
  唯獨師北海腳下這片水域,波瀾不興。
  他注視著眼前壯觀的景象,有些出神。更壯觀的北海之墻,已經煙消云散,個人的力量,終是渺小啊。
  忽然,怒濤之中,一道光芒沖天而起,消失在天邊。
  齊修遠本以為穩操勝券,沒想到煮熟的鴨子飛了,不由急聲道:“大人!”
  師北海搖頭:“不用追了,追不上。”
  齊修遠大為不甘,恨恨道:“這次算她運氣好,竟然讓她逃了!”
  師北海凝視著傅思思遠遁的方向,道:“不是運氣好,是實力。葉氏把賭注都壓在大師之光上,之前我還有些疑惑不解,今日方明白,大師之光有多么厲害。”
  齊修遠嘿然笑道:“再厲害也不是大人的對手。”
  師北海搖頭:“她實力不在我之下,只不過經驗稍顯稚嫩,戰意也不夠強。這次也只是讓她受了點傷,不動根本。”
  齊修遠也不反駁,嘻嘻笑道:“反正我知道大人贏了。”
  師北海沒理他,面色凝重:“如果大師之光出來的大師,實力都有這般,不,哪怕比她稍弱一點,那也極為可怕。”
  齊修遠愣了一下,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他這才明白大人擔憂的是什么。
  此時失去目標的大水,沒有半點剛才的暴虐,迅速平息下來。
  “來個人扶我,帶上神畏的小娃,我們馬上走。”
  師北海當機立斷,他知道必須馬上離開,很快對方的支援就會抵達,到那時想走也走不了。剛才那一招,不僅耗盡他所有的力量,還付出不小的代價,如今是名副其實的強弩之末。
  但是為了不讓傅思思看出深淺,他一直強撐。
  齊修遠這才明白大人的情況糟糕,臉色大變,連忙沖過去扶住師北海。
  沒一會,天葉部的元修抵達上空,四下搜索,卻沒有發現半點北海余孽的蹤影和痕跡。
  北海部在水中,就像魚兒入水。
  荒野燃起篝火,遠處的夕陽,一半已經落下地平線,夜色和寒意悄然浸染。
  一只軍隊正在扎營,盡管隊伍規模不小,但是井然有序。一頭頭雄壯的大虎,安靜地趴在營地,懶洋洋就像一群大貓。它們的體型驚人,雄壯者甚至身長超過一丈半,就像一座移動的肉山。從毛發的顏色可以看得出來,它們分三個品種。
  毛發鮮紅,生長著美麗的金色花紋,是明光血部的明光虎。明光虎擁有琥珀色的眼睛,尖尖的耳朵,體形修長,以速度見長。
  通體漆黑如墨的是咆哮血部的咆哮玄甲虎,它們擁有一雙猩紅的眼睛,體形最為龐大,四肢極為強健,性情兇悍。獸蠱宮在它們身上寄生了玄龜的殘魂,生長出一塊塊黑色的玄龜甲,帶來極為出色的防護性,從而使其成為名副其實的戰爭兇獸。
  不過寄生玄龜殘魂,在不斷吸收黑虎的生命,導致咆哮玄甲虎的壽命非常短暫,往往難以超過十年,而適合戰斗的巔峰時期只有五年左右。
  平日里咆哮玄甲虎的使用也有著諸多的限制,比如不適合長途跋涉,必須用專門的獸欄裝載運輸。咆哮血部專門有一個獸營,來負責跟隨運輸。再比如它的食量非常驚人,喂食果玉的數量,是明光虎的五倍。
  盡管有著諸多限制,但是咆哮玄甲虎的戰斗極為驚人,只要投入戰斗,所向披靡無人可擋,能夠立即改變戰斗的走勢。
  最漂亮的是神虎,擁有一雙水晶般的眼睛,白色的毛發纖塵不染,戰斗的時候,一圈圈鮮艷復雜的血紋就會浮現。它最奇特的地方,能夠踏空如履平地,可以在云海上馳騁奔跑。
  神虎的數量極為稀少,培養殊為不易。
  此時神虎、明光血部和咆哮血部的大部隊正在扎營。耐力比較出色的明光虎,除了小部分參加巡邏,大部分都在休息。咆哮玄甲虎趴在獸欄里一動不動,正在酣睡。精力充沛的神虎,則在天空嬉戲玩耍,一會沖入云朵之中,一會沖出來。
  大營不遠處的一處石頭山上,神虎部首單旻雄正在凝視遠方。
  單旻雄身形敦厚,強健有力,胳膊粗得驚人,皮膚黝黑,面孔發紅,看上去像長期在火爐前的鐵匠。他的目光澄清,顯然不是有勇無謀之輩。
  在他身旁,一位身形瘦高的大漢,便是明光部首肖不遇,正在向他匯報。
  “大人,到目前為止,還有三成的將士還沒有匯合。”
  另一位大漢滿臉胡須,面容兇惡的男子甕聲道:“咆哮血部還有一成的將士沒有匯合。”
  他便是咆哮血部部首屠勝先。
  單旻雄皺起眉頭,之前為了追擊神畏裁決,他們不得不散開陣形,化整為零,分成小股搜尋。散開容易,重新匯合就沒有那么容易。盡管早就發布了匯合的指令,但還是有不少將士沒能按期匯合。
  明光血部因為耐力出眾,因此當時被打散得尤其厲害,承擔的任務最重,這也導致現在沒有回歸的將士數量最多。
  單旻雄沉吟片刻,迅速做出決斷,道:“留個人在這里,收攏還沒到的。其他人,明日之后,全速挺進防線。”
  兩人齊聲應諾:“是!”
  單旻雄笑道:“賀南山已經來發牢騷了,他被敵人騷擾得不勝其煩,據說還折損了幾名神通高手。”
  屠勝先冷哼:“神靈就是一群廢物,要不是他們,葉帥和南宮宮主怎么會被擄走?”
  賀南山的神靈當時值守大營,結果被神畏裁決襲營,擄走葉白衣和南宮無憐。屠勝先他們看來,這件事上,神靈要負主要責任。
  他們還不知道南宮無憐已經遭遇不測的消息。
  單旻雄擺擺手:“事情已經發生了,就不要再抱怨了。既然陛下派佘妤殿下親至,我們聽從殿下吩咐即可。”
  屠勝先哼了一聲,卻沒再說什么。
  肖不遇忽然道:“佘妤殿下得圣物賞賜,圣恩之隆,可有先例?”
  單旻雄沉吟:“未有。倘若北先生能承圣物之重,想必陛下不吝賞賜。可惜先生先天體弱多病,只能在宮中主持大局。否則以先生之能,取天下不過探囊取物?”
  肖不遇對大人的說法不置可否,繼續道:“如此說來,陛下是打算培養殿下做接班人?”
  單旻雄下意識道:“陛下春秋鼎盛,談這些為時過早。”
  肖不遇指了指天空,道:“聽聞陛下想要更上一步,一人俯瞰天下,不與他人分享榮光。陛下雄心偉業,乃不世出的英雄。然此路兇險叵測,陛下想必也是早作安排。”
  單旻雄悚然而驚,他這才意識到什么,突然想到,假如神國沒有陛下……
  他心神一顫,不敢往下想,呵斥道:“慎言!陛下所想,豈是我們能揣度?殿下天賦過人,跟隨陛下多年,忠心耿耿,能馴服圣物之力,亦是我神國之幸……”
  就在此時,忽然地平線盡頭,出現一道肉眼可見的風幕。
  風不大,微風拂面,但是其中蘊含著充沛的水元力和難以形容的元力波動。
  三人神情劇震。
  心弦宛如被一根無形之手撥動。
  屠勝先駭然問:“誰?”
  肖不遇顫聲道:“是北海之墻方向!”
  北海之墻……
  三人面面相覷,他們腦海中不約而同浮現同一個身影。
  “師北海!師北海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