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661 召集

明秀織坊,郁鳴秋正在抽絲剝繭,他臉上布滿汗水,渾身霧氣蒸騰,眼睛一眨不眨。
  “論起抽絲剝繭,還是師弟的水平最高,這方面我都遠遠不如呢。”
  明秀對師弟艾輝的夸贊,簡直是隨時隨地,郁鳴秋的耳朵都快聽出老繭。說實話,郁鳴秋對艾輝小子還是非常欣賞的,也知道明秀和艾輝姐弟情深,沒有絲毫男女之情,但是架不住女神天天夸贊啊。
  嫉妒,日益高漲的嫉妒!有句話什么來著,嫉妒是萬惡之源。
  嫉妒使他元力分解!
  嫉妒使他面容丑陋!
  嫉妒使他五行不循環!
  嫉妒使他拉弓沒有箭!
  嫉妒使他背詩如背屎!
  郁鳴秋簡直雙目充血,不能忍!不就是剝絲抽繭嗎?來來來,讓才高八斗的鳴秋大大,讓你知道什么才叫“上能背詩八百首,下能抽絲三千繭”的男人!
  該死,斷了!
  郁鳴秋看著手中斷裂半截絲,臉頰抽搐。
  “鳴秋哥進步很大哩。”
  明秀的聲音,立即讓他快要扭曲的面容變得舒展,所有的怒火立即煙消云散。他輕咳一聲,故作矜持道:“還要努力,正所謂,單身不努力,婚后徒傷悲!”
  明秀莞爾,其他織女無不掩嘴輕笑。
  郁鳴秋看了一眼時間,知道到了要走的時候,很是懊惱:“走了走了,明秀明天見,大家明天見。”
  “小秋哥明天見!”
  時間,在織坊過得總是溜得那么快,真希望它能慢點走。
  郁鳴秋踏出織坊,數步之后,臉上、身上的汗水便一掃而空,恢復淡然的神情。
  忽然,視野內的景色以肉眼可見的變白變亮,令人心悸的元力波動在頭頂上方遙遙傳來。那么一瞬間,整個翡翠城陷入安靜。
  郁鳴秋臉色微變,猛地抬起頭。
  天空原本一大一小兩個太陽,如今那小太陽縮小得像針尖一般大小,看上去就像一顆星辰。但是它散發的光芒如此強烈,連一旁的太陽都被壓制,黯然失色。
  結果要揭曉了嗎?
  郁鳴秋心中閃過一絲擔憂,但是很快就恢復如常。對自己的老師,他信心十足,哪怕樂不冷成功踏入宗師之境,那也不是老師的對手。
  老師晉升宗師多年,這些年又怎么會在原地踏步?
  很快,郁鳴秋注意到,許多道身影從元上宮向四方激射而去,都是老師身邊的侍衛。
  他立即意識到有大事發生。
  一名侍衛看到郁鳴秋,連忙道:“明秋公子,宗上有令,召集各家入宮商量要事,公子速去,卑職還要通知其他人。”
  郁鳴秋點頭:“好,我知道了。”
  他看了一眼頭頂熾亮的光點,收回目光,朝元上宮方向飛去。
  高空深處,島嶼般的火球,如今已經縮小到不過十丈方圓,顏色也從之前的金色變成熾白。
  熾白的火球之中,赫然可見一個漆黑如墨的身影。
  耀眼得連太陽都黯然失色的熾白,深沉得仿佛能夠吞噬所有光線的漆黑,兩者反差是如此強烈,構成一幅妖異的畫面。它有著難以形容的詭異美感,有著莫名的吸引力,令人心神不自主沉迷其中。
  恐怖絕倫的波動形成一圈圈看不見的漣漪,緩緩向四周擴散。
  元力波動掃過時,令人窒息的威勢,就像宣告神祇的降臨。
  元上宮往日里十分幽靜,岱宗不喜歡有人打擾,也不問俗事,深居簡出。
  只有陸辰、郁鳴秋寥寥數人,才有進出的資格。
  當郁鳴秋抵達的時候,發現終日緊閉的元上宮大門此時敞開。
  來者絡繹不絕,十分熱鬧。
  不斷有重量級人物,朝元上宮而來。他們在幾個街區之外,便悄然落地,徒步而行。他們彼此熟識,見面忍不住竊竊私語,神情疑惑,討論岱宗如此大動干戈召集大家所為何事。剛才恐怖的波動,也讓大家猜測紛紜,心中有不好的預感。
  氣氛凝重而壓抑。
  當元上宮爬滿綠藤鮮花的宮墻遙遙在望,大家不約而同噤聲,臉上浮現恭敬,落腳的力道都要輕許多,好似唯恐驚擾這片寧靜。
  大門之內,宮殿安靜幽深,透著肅穆。
  跨過大門,一股沁人的涼意撲面而來,只覺得渾身說不出的舒泰。宮殿內木元力比外面濃郁數倍,而且異常柔順,無論修習的何種傳承,都覺得說不出的舒服。
  許多人第一次進入元上宮,不由好奇地四下打量。但是很快他們就有些失望,元上宮幽深如谷,綠意盎然,各種奇花異草數不勝數,但是卻算不上華美壯麗。
  傳言帝圣的宮殿,富麗堂皇,大氣磅礴,身居其中,頓感自己渺小若微塵。論起奢華程度,比起他們家族的居所,元上宮都遠遠不如。
  然而實力精深的木修,神情卻是異常凝重。他們能感受到,元上宮的木元力,和他們以前接觸的木元力都完全不同。宮殿一草一木一山一石,看似簡單,卻暗含玄奧。元力流淌循環之間,有著難以言述的微妙。
  而來過元上宮的人,則在心中暗自凜然,元上宮之前木元力同樣濃郁,卻是澎拜洶涌,怒濤如聚,如今的木元力卻是春風化雨,潤物無聲。
  所有人都恭恭敬敬,恍若弟子要拜見老師。
  海清笑吟吟地立在長廊之前:“岱宗在大殿等候各位,請。”
  他一身藏青長袍,十分樸素,發髻上插著一根沒有花紋的木簪,笑容和氣,看上去就像一個普通的仆人。
  然而面對這位翡翠森的實權人物,大家不敢怠慢,紛紛上前行禮。海清侍奉岱宗左右數十年,深得岱宗的信任,這是任何人都比不了的。
  元上宮的大殿名叫荷令殿,這還是荷令殿第一次啟用。
  和帝圣宮殿的大氣巍峨相比,荷令殿素雅得就像小家碧玉。大殿正中央,是一片方正而巨大的水池。水池向大殿深處延伸,桌子大小的王蓮整齊漂浮在水面兩側。每一片王蓮之上,擺放著一個白色蒲團。
  水池中央,蓮花盛開,幽香撲鼻。
  水池的四周,細細水簾垂下,其白如雪。
  大殿的穹頂是一塊完整的翡翠,晶瑩剔透,水潤欲滴。水池中的水光,倒映在穹頂,波光粼粼,煞是好看。
  水池上方水簾之后,隱約可見一個身影端坐。
  岱宗!
  大家連忙收斂心神,步伐加快,朝水池走去。水簾自發分開,宛如有一雙無形之手輕輕撥開一般,眾人舉步踏上王蓮蓮葉上,落座蒲團。
  郁鳴秋走到岱宗下方第二個蒲團處,向老師行禮:“老師!”
  岱宗朝他微笑:“坐吧,你師兄也快到了。”
  郁鳴秋老老實實應是,心中卻是暗自咋舌,看來老師這次是動真格啊,連大師兄都喊過來。大師兄陸辰性情淡泊,不問俗事,一般的事情絕對不會理會。
  過了一會,陸辰果然抵達大殿,坐在郁鳴秋身旁。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疑惑。在兩人看來,就算是樂不冷晉升宗師,也不至于弄出這般陣仗吧?
  很快,大殿就坐滿,許多人不得不站在水簾后的長廊。
  大家的臉色十分凝重,有的甚至憂心忡忡。翡翠森幾乎所有的大人物全都被召集,倘若說郁鳴秋出現不讓人驚奇,那么素來不問世事的陸辰也出現,則可謂少見。各大豪門世家家主都赫然在列,陸家、端木家、權家等等。
  如此陣仗,在翡翠森從未有過。
  難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大家在心中暗自猜測,有些忐忑不安。
  上方水簾緩緩張開,露出岱宗的身影。
  眾人齊齊起身行禮:“宗上萬安!”
  岱宗微微欠身回禮:“各位安好。”
  待眾人重新落座之后,他才微笑開口:“很久沒有和大家見面了,看見大家氣色不錯,甚是開心。此次召集大家,也沒事先通知,打亂了大家的行程安排,還請各位見諒。”
  岱宗的聲音溫潤和氣,令人如沐春風。
  眾人連說不敢。
  岱宗接著道:“此次召集大家,是有些事情需要交代一二。正好又有前方戰報回傳,還有諸多重量消息,雖然是天外天和神之血之戰,我翡翠森偏安一隅,也難逃牽扯,”
  他微微嘆息:“翡翠森自從自立之后,可謂平和安寧。看大家氣色,日子都過得不錯。可眼下亂世,一時之安,如何長久?我亦不想攪了大家的興致,然時局之變,今日不同往時,索性讓大家一起聽聽。”
  眾人聞言,無不凜然,紛紛挺直腰背,正襟端坐。
  岱宗神情自若,道:“權會長,向大家匯報一下,最近發生的時事吧。”
  大家的目光,不約而同落在權惟德身上。權惟德是深海商會會長,消息渠道眾多,大家心中大為好奇,能夠讓岱宗覺得需要召集大家,最近發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嗎?
  珍珠風橋防線之戰,在翡翠森頗有流傳,茶余飯后大伙也津津樂道,但是許多地方要么語焉不詳,要么支離破碎,要么前后矛盾,難窺其中真面目。
  權惟德會長所知,一定更為詳細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