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69 狡狐

“同學,哪個院的?”忽然一個聲音打斷端木黃昏的臆想,把他從羞憤的往事中拉了回來,抬頭看到兩名警衛如臨大敵看著他。
  “松間院。”心情不好的端木黃昏下意識回答。
  “什么名字?松牌呢?哪個班?”警衛接著問。松牌是松間院每個學員都有的銘牌,用來證明其身份。
  “別來煩我!”端木黃昏不耐煩道。
  他和普通的學員不一樣,身份尊貴,對警衛可沒有半點緊張。所以當警衛問他要松牌的時候,他第一反應是呵斥。
  “查松牌。”警衛放緩語氣:“同學請配合一下。”
  端木黃昏下意識去摸松牌,他的手忽然頓住。松牌?自己這個身份有什么松牌?難道自己把端木黃昏的松牌拿出來?
  干了一天蠢事的端木黃昏終于冷靜了一次。
  “沒帶。”端木黃昏冷哼:“我來松間城這么多次,從來沒聽過松間城查什么松牌。”
  他是世家子弟,行事風格從來和低調扯不上半點關系。兩名松間院的警衛,他可沒有放在眼里。
  在端木黃昏的手停住的時候,兩名警衛就更加緊張了。之前兩人還在懷疑報信的男子是不是弄錯了,但是現在看目標的反應,實在太可疑了。
  嫌疑目標的危險性急劇上升!
  “前幾天出的新規定。”警衛看著他,道:“沒帶松牌?那跟我們去一趟松間院補一張臨時的松牌。”
  去松間院?
  端木黃昏無比心虛,那豈不是自己的假身份要被拆穿?
  “不去!你說去補辦就去補辦?我的事情耽誤了你們負得了責么?”端木黃昏嘴硬道,心里卻是有點,難道自己暴露了?
  不對啊,自己沒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啊,戴個元力面具而已……等等!
  端木黃昏的眼睛一下子瞪圓,他終于知道哪里出了紕漏。他的面具……該死的面具!
  他猛地望向街頭另一端,果然看到剛才從自己路過的那兩個人。
  “……我當時就在現場……”
  男子的話在端木黃昏腦海中閃過,該死!自己今天怎么就戴了這個元力面具?他這個時候有點慌了,完全忘記自己只帶了這一個元力面具。
  如果真實的身份曝光……
  那就算他有一百張嘴都說不清楚。
  端木黃昏就是變態裸男!
  不需要有任何其他的添油加醋,光是這一句話,就足以成為明天松間院,不,整個感應場最轟動的消息。然后他的天才之名就會被剝奪,他的老師會把他趕出門墻,端木家族蒙羞,成為整個五行天的笑柄。
  他的臉刷地慘白,這其中任何一件事情,都足以讓他最深的恐懼和不寒而栗。
  不行!
  一定不能被抓住!
  只要不被抓住,那這件事永遠不會有人能懷疑到自己頭上。這件事只會在自己逃脫之后結束,不能出人命,不能暴露自己的元力,不能留下罪證。至于是不是有人受傷,沒有任何關系。
  冷靜下來的端木黃昏,大腦高速運轉,他的眼睛微微瞇起來,彎彎的月牙。
  他面前的兩位警衛,忽然發現嫌犯就像是換了一個人。那張沒有什么特色的面孔,眼睛瞇起來之后,就像一頭狡詐冷酷的狐貍。
  他們的心中不約而同升起危險的警兆。
  但是他們的反應還是慢了半拍,眼前那個看上有些危險的家伙身形陡然變得模糊,他們眼前一花。
  砰砰!
  兩人的腹部同時受到重擊,劇烈的疼痛,讓兩人的身體弓成蝦米狀。
  對方竟然敢主動襲擊……
  兩名警衛昏迷前唯一的想法。
  一抹邪魅的笑容出現在那張看上去十分平凡普通的臉上,它陡然變得生動而有神采。瞇起有如彎月的狐貍之眼,讓那抹邪魅的笑容透著一絲嗜血的殘忍冷酷。
  真是松懈,一擊得手的端木黃昏心中不以為然。松間院警衛的實力雖然端木黃昏不放在眼里,但是讓他那么容易得手,也讓他感到有點意外。
  松間城本來就是個小地方,松間院在感應場的地位更是墊底,配備的警衛實力自然不算強。而且松間城的治安,一直都非常好,是個典型的小城,警衛們平時的工作都相當清閑。他們的警惕性太差,他們壓根沒有想到,端木黃昏竟然會主動動手。
  端木黃昏正準備離開,尖銳的哨音此起彼伏響起。
  他的瞳孔微微一縮,從牙縫里擠出兩個字:“麻煩!”
  這兩名警衛雖然實力不怎么樣,但是提前呼叫了支援,端木黃昏最不想看的場面出現了。
  他沒有猶豫,身形如電,沖進附近的一條街道。
  感謝前段時間到處在找艾輝,他對松間城的地形了如指掌。他沒有登到高處,那會讓自己的身形太顯眼。
  兩名警衛提著武器,狂追沖進街道。
  誰也沒有注意,街道入口陰影里那個身影。
  人呢?兩名警衛四下腳步不自主慢了下來,他們四下張望,尋找嫌犯的身影。
  一張咬著糖葫蘆竹簽的臉龐,就像幽靈般出現在兩人的身后,彎起的眼眸讓他看上去就像太陽下午睡的狐貍。
  兩人的后頸同時遭受重擊,兩人眼睛一翻,軟倒在地,暈迷過去。
  整條街道的行人都被眼前的變故震驚,個個目瞪口呆,沒有反應過來。
  在整條街道行人的目光注視下,端木黃昏慢條斯理把最后一顆糖葫蘆咬下來,丟掉竹簽,他沒有半點驚慌失措。
  咀嚼著糖葫蘆,閑庭信步,悠然得就像個行人。
  無數尖叫同時響起,剛剛還一片死寂的街道,頓時陷入一片混亂。
  端木黃昏瞇著眼睛,就仿佛在享受這一切。
  他隨意走進一個大門打開的茶館。
  茶鋪里的客人正在喝茶聊天,忽然聽到外面的尖叫,不明白發生了什么。走進來的端木黃昏立即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他旁若無人地走到最靠近大門邊的座位。
  “麻煩給我一壺最好的茶。”
  他的聲音有點懶洋洋,小二如夢初醒,連忙道:“馬上來!客人稍等!”
  外面的哨聲此起彼伏,茶館內的客人議論紛紛。
  “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嗎?”
  “外面到底發生什么事情?”
  ……
  端木黃昏安之若泰,端起小二上的茶,輕輕抿了一口。
  味道一般,他有些失望地放下茶杯。
  不知何時,他手上多了一枚竹哨,放到嘴里。
  尖銳的哨音毫無征兆地在茶館內響起,所有的聲音驟然消失。
  一片死寂中,端木黃昏放下口中的竹哨,滿含歉意。
  “真不好意思,打擾各位雅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