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七章堅定的信念

滿頭霧水的艾輝,過了好一會,才陡然明白過來自己抓住的是什么。艾輝感覺自己的手掌正抓著一團通紅的炭火,抓也不是松也不是。
  該死!
  艾輝忍不住暗罵一句,也不知道罵誰。懷里的目標身體僵硬一動不動,放棄抵抗,從戰斗的角度這是好事,可是,莫名的心虛是怎么回事?
  度秒如年,汗流浹背。
  “鐺鐺鐺!”
  戰斗結束的鐘聲響起,艾輝如蒙大敕,閃電般從對方懷里抽出手,還順勢幫對方重新打好防具的索結。輕手輕腳從對方背上溜下來,貓著腰躡手躡腳沖進煙霧里。
  心虛……還是離目標遠一點比較好。
  重新混進人群的艾輝不由松一口,這個烏龍鬧得他手足無措。好在臉上有面具,墨夜煙也夠黑夠濃,艾輝覺得自己的臉都快燒著,心中滿是轉身奪門而逃的沖動。
  還好,他心中還殘存最后一絲堅定的信念——五萬獎金!
  隨著煙霧散去,艾輝心中的尷尬也漸漸消散,這只是一個意外。戰場上總是有各種意外,艾輝這么對自己說。
  嗯,竟然這么有道理,自己都無法反駁!
  說服自己的艾輝隨之坦然起來。
  當煙霧散盡,道場的負責人看到場內還有十多人,不由大吃一驚。在他的預期中,能剩下兩三位就不錯了。他可是很清楚自家小姐的戰斗力有多么強悍,而且小姐對于這樣的實戰訓練從來都是全身心投入,絕對不會放水。
  怎么會有這么多?難道是小姐不太適應盲戰這樣的特殊戰斗方式?
  有人看道場遲遲沒有反應,忍不住嚷道:“錢呢?還發不發?”
  頓時引來幾人的響應。
  “是啊,不會想賴賬吧!”
  “快點給錢!忙著呢!”
  中年人看了一眼自家小姐,小姐沒有任何反應,就像沒有看到他探詢的目光。他到底是一方主事,有臨機應變的能力,而且五萬元的獎金對道場來說,實在不值一提。雖然沒有想到會有這么多的獲勝者,但是幾十萬現金還是很輕松拿出來。
  拿到錢,大家頓時響起一片歡呼聲。
  五萬對于學生來說,可是一筆不小的橫財,平時舍不得買的東西馬上就去買買買!
  大家一哄而散。
  艾輝混在人群中,一點都不顯眼。
  五萬啊!錢拿在手上,美好的感覺早就讓他把剛才的尷尬和意外拋到九霄云外。
  他哪里還顧得上閑逛,雄赳赳氣昂昂,像一陣風再次沖進面館,面對老板底氣十足張開手掌,說出今天最霸氣的一句話:“老板,再來五碗面!”
  終于可以敞開肚皮吃了。
  只是……
  艾輝的目光忽然落在自己張開的手掌,剛剛就是這只手……
  啪,他猛地五指合攏,握緊拳頭。
  戰場上總是會有各種意外,艾輝再次對自己認真說了一遍,然后心安理得的大口吃面。
  道場負責人看到場內孤零零站在原地的小姐,心頭升起不祥的預感。小姐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已經十多分鐘。
  “小姐!”他忍不住出聲。
  小姐恍若未聞。
  他心頭的不安更加強烈,難道小姐修煉出了什么意外?他壓根沒有想到小姐會受傷,開什么玩笑,整個感應場能夠做小姐對手的,屈指可數。雖然小姐壓制了境界,還是陌生的盲戰,但是他依然不相信會有人能夠對小姐構成麻煩。小姐最大的麻煩只會是對盲戰的不熟悉。
  他忽然眼前一亮,難道小姐頓悟?
  沒錯,眼前這樣的狀況不正像是傳說中的頓悟嗎?一定是這樣的!
  他立即變得激動起來,在自己負責的道場,自己安排的盲戰,讓小姐頓悟,這可是天大的功勞。他滿腦子都是將來自己飛黃騰達的幻想,臉上不由露出傻笑。
  師雪漫心中一片茫然。
  剛剛發生的事情,對她的沖擊之大,讓她徹底懵了。
  從意外發生的那一刻起,一直到剛才,她的腦袋里都是一片空白。她根本沒有聽到中年人喊她,也不知道戰斗已經結束,所有的參賽者都已經離開。
  她渾渾噩噩,到此時,終于慢慢的回過一點神來。
  她渾身在顫抖,但是她強忍著。那只是一場意外,她對自己這么說,但是無濟于事,她的身體依然在顫抖。強烈的恥辱感,讓她不受控制的顫抖,她竭力忍住不哭。
  就算是意外,也絕不放過那個該死的家伙!
  她咬牙切齒,一字一頓對自己說。這句話仿佛有奇異的魔力,顫抖的身體立即不抖了,她一點都不想哭。沒錯,絕不放過那個該死的家伙!
  她重新恢復往日的自信,那個高高在上的女神,再次回到人間。
  摘下臉上的面具,眼前恢復光明。
  驀地,中年人的臉色大變,他的目光直勾勾盯著小姐雪白的脖子上,赫然五個青紫的指印。
  老天……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險些失聲驚呼,反應過來的他死死捂住嘴巴。
  小姐被人打敗了!
  這個消息倘若放出去,絕對會引起感應場的大地震。小姐的實力,在整個感應場絕對能排進前五,誰能夠打敗她?他第一反應,是前面幾個家伙,有人偽裝假冒,故意的惡作劇。
  但是他很快否定了這種猜測,小姐的行程保密,來道場有著太多的偶然。而且,看小姐脖子上的指印,對方應該是留了手,否則的話,小姐的脖子會瞬間粉碎。
  想到小姐倘若在自己負責的道場出了意外,中年人的后背瞬間濕透。
  還好小姐安然無恙,劫后余生的中年人覺得自己的腳有點軟。
  取下面具的師雪漫看上去和平時沒有任何不同,她淡淡道:“去查一下,剛才那些選手的身份。每一個人的身份,包括躺在地上的。”
  中年人不敢有任何遲疑,連忙應命:“是!”
  他能聽得出來小姐淡淡語氣中的寒意,他知道小姐只怕是真的生氣了。小姐從小到大,好像還沒有吃過這么大的虧,眼角余光瞥見小姐脖子上的指印,他心中一陣后怕。
  如果他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只怕現在已經直接昏厥過去。
  他雖然答應得干脆,但是心中也暗暗叫苦,小心翼翼道:“小人工作疏漏,沒有留下他們的信息,現在只能通過其他的方式查,可能需要族里的援手。”
  他根本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在他的想法中,所有的參賽者都是小姐的陪練而已。反正都是被小姐打敗的,身份什么的,有什么意義?
  “不惜一切代價。”師雪漫語氣冰寒:“族里會動用所有的力量,給我查清楚。”
  中年人心中一凜:“是!”
  他感受到小姐的堅決。
  這沒什么奇怪,突然蹦出來一個能夠威脅到小姐的學生,無論是小姐,還是家族,都絕對不會坐視。他有足夠的自信,只要家族動用力量,對方隱藏得再深,他也一定可以查出來。
  師雪漫寒霜密布,朝道場大門走去。
  走出大門,她看了一眼街道上的滾滾人潮,又回頭深深看了一眼道場,死死攥緊拳頭,轉身離去。
  艾輝是扶著墻出門,也是扶著墻回兵鋒道場。
  之前是餓得手腳發軟,現在是撐得走不動,好不容易從巷子口挪到道場門口,花了整整十分鐘。
  道場門口,樓蘭坐在石階上,有些無聊。
  艾輝心中升起怪異的感覺,無聊的沙偶,這畫風好像不太搭啊。
  “我等你一個小時。”樓蘭看到艾輝,站了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
  艾輝第一次見到如此靈智的沙偶,而且拍灰塵這個動作,真是絕了。喂,你是沙偶啊,本來沒有灰塵,也要拍出一蓬沙子吧。
  而且,我們好像沒有那么熟吧。
  他一邊開門一邊隨口問:“有什么事嗎?”
  “沒有。”樓蘭歪頭想了一下,像是在搜索合適的詞匯:“我們是鄰居,這是串門。”
  夜色正濃,但是艾輝還是可以看清樓蘭臉上的黑色面具。看到樓蘭的面具,他就想到今晚的意外,他覺得這么下去得有點心理陰影了。
  他心不在焉地問:“為什么要戴面具?”
  樓蘭道:“因為沒有臉。”
  “沒有臉?”艾輝有些意外:“干嘛不做一個?”
  沙偶捏臉十分簡單,有些甚至可以隨意變幻臉形。
  樓蘭道:“邵師覺得麻煩。”
  艾輝想了下隔壁那位不問世事的土修,倒是覺得這的確是邵師的風格。土修之中,性格怪異的很多,艾輝見過許多更加古怪危險的土修。相比之下,邵師雖然有個性點,但是危險性卻沒有那么大。
  “其實費不了多少事。”艾輝說著自己都覺得沒意義徒勞的話,他覺得自己實在沒有必要對這個意外耿耿于懷,雖然手感其實蠻不錯。
  “沒有必要,我只是一具沙偶,不需要面孔。”樓蘭認真解釋道:“誰會記得一具沙偶呢?”
  正在開門的艾輝手上的動作停住。
  他想說點什么,但是話到嘴邊,又不知道說什么。
  “是啊。”
  艾輝像是在嘆息,有點殘酷,但是實在說不出違心的話。沙偶是蠻荒淘汰損壞最快的存在,僅次于苦力。
  沒人記得一具沙偶,誰又會記得一位苦力?
  同是天涯淪落人,但是我有五萬塊。
  精神振奮的艾輝霸氣絕倫地推開大門。
  “歡迎串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