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72 危險

突然的變故讓艾輝吃一驚,他還沒有看清撞自己的是誰,呼嘯的金風就把他淹沒。該死的!
  艾輝一個人在懸金塔里都得小心翼翼,現在身上掛著一個人,體力也接近崩潰的邊緣,他哪里還動彈得了?
  更要命的是,對方是從后面攔腰抱住他,他嘗試掙脫了幾次,都沒有成功。
  艾輝心中的生氣可想而知,心里暗自發狠,待會出去,一定要把這個混蛋打得他媽媽都不認識他!
  那么大的地方,那么明顯的鐵鏈,都看不見?
  什么眼神?
  艾輝的怒火沒有來得及蔓延,手上一輕,心中頓時一涼,鐵鏈斷了!
  鐵鏈承受不了兩個人的重量,艾輝的臉色微變。
  兩人就像失去控制的風箏,砰,他的身體重重砸在墻壁上,哪怕有鐵甲的保護,他都忍不住悶哼一聲。
  鐵甲保護他不受金風滲透,但是十分笨重,加上背上還有一個人,哪怕艾輝體力全盛狀態,都沒有把握能從懸金塔里走出去。
  砰!
  這次是背部撞在墻壁。
  身后傳來一聲無意識的悶哼。
  艾輝剛剛熄滅的怒火,騰地又冒出來。
  端木傍晚!
  光聽聲音,他就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雙方早有恩怨,此時真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這貨來搗蛋,那就一點不奇怪啊!艾輝不知道從哪里生出一股力氣,就朝身后的端木黃昏抓去。但是他身上的鐵甲實在太過臃腫,他的動作非常受影響。
  他索性脫下鐵甲,砰砰砰,鐵甲掉在地下的鐵柵欄上。
  可是還沒有等他有動作,身后的端木黃昏,似乎發現有可以下手的地方,手腳并用,就像八爪魚一樣扒在艾輝的背上。
  失去了鐵甲的束縛,艾輝變得靈活許多,但是同時他的重量也變輕了許多,受風力的影響變得更大。當他意識到這一點,已經晚了。
  砰砰砰!
  兩人就像皮球一樣被撞得到處亂飛。
  艾輝此時除了護住腦袋,什么都做不了。他的經驗豐富,此時反應過來,知道這個時候胡亂折騰,除了消耗體力之外沒有任何用處。最好的選擇,是保護好自己,積蓄力量,等待機會。
  冷靜下來的艾輝,知道自己該做什么。
  他對懸金塔第一層非常熟悉,只要他能被吹到塔門附近,他就能夠借機脫困。
  他已經無視背后的端木黃昏,剛才的怒火就像是錯覺一般。在眼下這般危險的時候,意氣用事沒有任何好處。唯有冷靜,才能幫助自己脫困。
  金風刺痛的感覺變得強烈,他剛才就已經達到滿溢狀態,現在金風依然源源不斷滲入他的體內,要爆裂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爆裂感沒有影響到艾輝的情緒,他依然保持冷靜。
  但是下一刻的撞擊,他就冷靜不了。
  這次撞擊是后背,昏迷中的端木黃昏在撞上墻壁的瞬間,下意識向后仰了一下背,就像是彈簧。
  于是艾輝眼睜睜看著自己就像彈在地上的皮球,在金風的推動下,向第二層飄去。
  冷靜,冷靜,冷靜……
  艾輝不斷對自己說,但是實在忍不住,后腦猛地向后一撞。
  砰!
  艾輝像鐵錘一樣的后腦勺,正中端木黃昏的鼻子。
  昏迷中的端木黃昏身體抽搐兩下,但是抓住艾輝身體的四肢,沒有任何松懈。怒火稍減的艾輝冷靜了許多,他知道想要端木黃昏松開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在蠻荒的時候見過類似的例子,這是人的求生本能,溺水的人會抓住他能抓住的任何東西,哪怕昏迷了也不會松開。
  現在端木黃昏就是這樣的狀態。
  艾輝已經顧不得端木黃昏,一個更嚴峻的問題擺在他面前。
  他感覺自己的速度在增加,這是個糟糕的情況,說明風力在增加。在這修煉了這么久,他對懸金塔非常了解。懸金塔七層,由于上尖下寬,第一層離風口最近,反而風力最小,越往上風力越強。
  他們的身體隨著金風在盤旋。
  艾輝心中不妙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他現在在半空中,根本無處借力。
  風在盤旋上升!
  耳畔的風聲,變得異常可怕,尖銳得仿佛要刺破耳膜,艾輝完全聽不到其他任何聲音,風大到讓他的呼吸都變得有些艱難。
  金風的刺痛開始變得像刀割一般,艾輝感覺自己的皮膚被金風割得生痛。
  身后忽然亮起淡淡的光芒。
  是端木黃昏身上的衣物,正在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在抵擋金風。
  無法控制身形的兩人,打著旋不斷上升,金風變得越來越強烈。艾輝身上的衣服早就被風絞的破碎,金風在他的皮膚上留下一道道淺白色的痕跡。
  艾輝有些急躁,他始終在留意周圍,第五層了。
  啪!
  就像氣球戳破的爆音,端木黃昏周身的光芒忽然消失,無數碎布飛散。端木黃昏的衣服也抵擋不住金風。
  嗤!
  一縷鮮血,飚射到艾輝的臉上,淡淡的血腥味讓有些急躁的艾輝一下子冷靜下來。
  鮮血是端木黃昏的。
  艾輝的【銅皮】都快淬煉成,尚且覺得金風如割,可見金風之烈。艾輝上次給端木黃昏治過風寒,這家伙的身體什么情況,他一清二楚。
  端木黃昏的身體,絕對無法抵擋眼下的金風。
  事實和艾輝的猜想別無二致,端木黃昏的衣身上浮現一縷縷極細的鮮血,碎布條的衣服,都沾著鮮血。
  沾著鮮血的碎布條一點點被絞碎。
  真是個幸福的家伙,艾輝有點苦笑,這家伙陷入昏迷,還不知道自己處在多么危險的處境。
  淡淡的血腥味,喚醒艾輝體內蟄伏一段時間的血氣。
  他的眼睛浮現一抹狠辣,沒有任何猶豫,他開始直接吸收快要撐爆他身體的金元力。
  這些沒有震碎的金元力,非常不適合吸收,但是此時艾輝已經顧不得其他。
  必須自救,否則今天會死在這里!
  越往高層,金元力越發精純鋒銳,艾輝強自催動本命元府。金元力在體內運轉,就像無數金針在他體內游走,前所未有的刺疼,讓艾輝的臉色一白。
  他沒有停止,沒有體力,沒有元力,在這樣的情況下,只會是死路一條。
  命最重要,命沒了什么都沒了。本命元府受傷,出去了還可以治療。
  金元力就像一群兇惡的鯊魚,涌入艾輝的本命元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