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77 醒來

艾輝迷迷糊糊中醒來,他做了一個噩夢,自己在狂風中掙扎,他想抓住什么東西,但是怎么也抓不到。他還夢到了胖子,大雨滂沱中胖子抱著他的尸體,坐在泥漿嚎啕大哭。他夢到到了老板,老板讓他把那些劍典全都燒掉,他站在空無一物的道場茫然無措。他醒了。
  睜開的灰眸黯淡渙散,過了一會,渙散的目光一點點聚攏,無盡的灰暗蒼涼中,一縷極微弱的微光亮起。仿佛金屬和巖石雕刻的冰冷臉龐,像春風吹過凜冬肆虐之后的荒野,多了一分生機。
  很久沒有做噩夢了。
  他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有些出神。
  不知道胖子現在怎么樣,是不是不修煉還到處坑蒙拐騙?少吃糖你已經那么胖了,要是有人欺負你記好名字,不要告訴我,告訴我也要等我再厲害點再告訴我,要是忍不住幫你報仇,我們倆都要糟。放心我會好好修煉,實在打不過那我只能打你了,惹那么厲害的仇人真是找死。
  不知道老板在天堂過得怎么樣,估計天堂也沒有劍修了,老板你要入鄉隨俗,做人,不對,做鬼要現實點,不要那么而固執。不要做生意,老板你不適合,找份穩定的工作好好過。天堂應該到處都是這樣的工作吧,連穩定工作都沒有地方,肯定沒資格叫天堂。
  艾輝,你要努力。
  最后一句話對自己說完之后,艾輝長長吐出一口氣,夢境和負面的情緒就在吐出的長長空氣里。
  他恢復如常,和平時一樣。灰暗和黯淡,畏懼和怯懦,都消失不見,就像從來沒有過一樣。
  他的目光堅定冷靜,他依然是那個內心強大,無所畏懼的艾輝。
  他掙扎著想從床上起來,但是左臂劇痛。
  骨折了,他很老練地判斷,這樣的傷勢,他遇到不止一次。想起沖出懸金塔的最后時刻,他好像撞到哪里了,沒想到時自己的左臂。
  包扎得很好,藥物處理過,不需要多久就能夠痊愈。他經驗豐富,骨折之類的硬傷看上去很慘,但實際上沒有大礙,只要及時處理,很快就會痊愈。真正讓人頭痛的是內傷,五府八宮如果受傷,會很麻煩。
  估計自己的麻煩不小,艾輝苦笑。
  自己當時有點亂來。
  他還不知道自己體內竟是什么狀況。
  忽然,外面爭吵聲傳入他的耳朵。
  “守川,他是真正的天才!剛剛開啟本命元府,就能用雙流織法,就能織出元紗布。我現在都沒有想到他是怎么做到的,太不可思議了!”
  老太太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充滿驚嘆。
  艾輝覺得內心暗爽,被別人夸贊,總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情,而且他為此也付出許多。
  “他就是天才!刺繡的天才!守川,上次是我不對!他的天賦太好了,一定要他來繡坊,我親自培養他,我要收他做關門弟子!”老太太的語氣激動。
  艾輝有點傻眼,不要啊,刺繡時很賺錢,也很有前途,但是自己一個大男人,真的以后都和刺繡打交道,他還是覺得別扭無比。
  老頭本來聽得還挺爽,一聽老太太要搶艾輝,頓時不干了:“不行!他是的徒弟!我就這么一個徒弟,以后要繼承我的衣缽!”
  “你這是浪費他的天賦!你這是對他人生的不負責!”老太太冷哼:“你那一點東西,讓他跟著學就是了。”
  “反正不行!”老頭拒絕得很干脆。
  老太太頓時惱了:“王守川,你是什么意思?老娘都和你道歉了,你要我怎么樣?我跟你這么多年,你就這樣對我?上次是我不對,我跟你過這么多年,享過什么福?求過你什么事?你到感應場我就來感應場,你要折騰什么都隨你,你就這么對我?王守川,你今天把話給我說清楚,嗚嗚嗚……”
  看到老伴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王守川頓時慫了,放緩語氣:“我沒說啥啊,你哭啥。我的徒弟,還不就是你的徒弟,他要不好好學,你打斷他的腿。”
  李維和明秀兩個人在一旁,眼觀鼻鼻觀心,就像個石頭人。他心里有點發虛,暗自懊悔怎么這么急匆匆跑來。眼下這場面,覺得不該是他這個外人看到的。大師啊大師,可千萬不要因為今天這事給我小鞋穿啊。
  明秀還好,這樣的場面見得多了,沒有感覺太尷尬,但是也知道此時決不可插嘴。
  看到老伴的哭聲止住了不少,王守川接著道:“但是我們呢,要考慮一下艾輝的意見。”
  老太太一聽,頓時不哭了,音量拔高:“他有意見?”
  房間里的艾輝聽得心里一哆嗦。
  “他當然不會有意見。”王守川輕咳一聲:“你看當時他是多么想進繡坊。但是我們得替考慮不是,他要是個女娃,那我二話不說,你直接拎走,送你了。可他是個男娃,刺繡你比我熟,有哪個男刺繡大師?他的心性我也知道一些,還是喜歡一些打打殺殺的東西,他學刺繡沒啥,讓他繡一輩子,這個就有點難度了。”
  老太太不說話了。
  王守川這話說到點子上,她其實來之前,就可惜過好多次,如果艾輝是個女孩子就好了。男人學刺繡的不是沒有,但是極少,而有所成就的一個也沒有。
  王守川趁勝追擊:“我的意思呢,等他傷好了,就讓他去繡坊,先跟著學再說。他的天賦好不好,對刺繡有沒有興趣,都不著急。以后他的路,還是得他自己選。”
  老太太臉色稍霽,哼了一聲:“總算你說了句人話,白賠我這么多的眼淚。明秀,我們會繡坊。”
  說罷,趾高氣昂地朝外走,哪還有一點剛才那眼淚婆娑的模樣。
  “師伯我們走了。”明秀連忙向王守川行禮,又向李維揮了揮手,追上師傅。
  王守川看到離開的老伴,松一口氣,剛才那陣仗,也把他嚇一跳,抓起桌上的水壺,咕嘟咕嘟給自己灌了幾大口。
  放下茶壺,他才對一旁的李維問:“你又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