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97 刺繡天才

工坊內的霧氣蒸騰,艾輝一身繃帶,他全神貫注,他的動作極為緩慢,緩慢到肉眼難以察覺的地步,偏偏他的身體無比協調,就像充滿了力與美的木乃伊雕塑。細若發絲的蠶絲,纏繞著他的指尖,另一端沒入熱鍋之中。
  艾輝的身后,拖著一截完成的蠶絲,但是霧氣蒸騰,老頭有點看不清楚,但是從那一圈一圈看,長度一點都不低。
  光是老頭眼睛能看到的,就超過三米。
  老頭吞了吞口水,心里更癢,壓低聲音問:“多長了?”
  “不知道。”韓玉芩看都沒看他一眼,她的目光就沒有離開艾輝片刻,眼睛里一片狂熱。
  刺繡天才!
  現在誰要和她說艾輝不是刺繡天才,她絕對二話不說,用“大師”兩個字砸他滿臉血!老頭敢嚷嚷她一樣砸!
  暮膠蠶絲的難度有多大?就連韓玉芩自己都不愿意去折騰,費時費力不討好。艾輝一個剛剛開啟本命元府的新手,竟然能夠抽出這么長的蠶絲,這不是天才是什么?
  雙流織法,暮膠蠶絲,都不是一個剛剛開啟本命元府的新人能夠涉足的。
  韓玉芩之所以讓艾輝嘗試剝繭抽絲,只是把這作為一種修煉的方式,壓根沒想到艾輝能夠真的抽出有價值的暮膠蠶絲。
  可是,艾輝做到了。
  她都不知道,艾輝是怎么做到的,就像上次的雙流織法一樣。
  好吧,還是看老頭一眼,老頭其他方面不怎么樣,收徒弟的眼光倒真不錯啊!得想想怎么才能把艾輝從老頭手上撬過來,這可不是講夫妻情分的時候,不能糟蹋了這小子的天分啊、
  老頭還好辦點,大不了哭哭鬧鬧撒撒嬌,諒他也逃不過自己的五指山,艾輝這小子有點難纏。
  傷腦筋,哼,還是老頭的不好!收個徒弟還收個這么難纏的小子!這一老一少,就沒一個好東西!
  老頭沒有注意到老伴看他的眼神不太對,他忽然想到艾輝這幾天都沒出現,反應過來,一臉吃驚:“這幾天他都在這?”
  “不在這在哪?你對我這就這么不待見?”老太太瞇著眼睛,已經準備開始挖坑。
  老頭斗爭經驗何其豐富,聞言連忙贊不絕口:“怎么會?你這可是風水寶地,要不然這小子的進步怎么會這么快?這都是你的功勞啊!”
  老太太看老頭不上當,不甘心道:“我看小輝對刺繡挺感興趣,要不然也待不住。”
  老頭心中暗呼來了,臉上大大方方道:“全憑他自己的興趣,刺繡多好,又賺錢,好行當啊,你看我當年多支持你。”
  這一番話下來,滴水不漏,老太太只能干瞪眼。
  王守川心中得意,這段時間他和艾輝的討論修煉非常深入,他已經看出來,艾輝是不折不扣的實戰派。艾輝之所以對修煉的理論感興趣,并不是他喜歡元力理論,而是他認為弄懂了原理,對修煉的幫助更大。而只要弄懂了原理,艾輝最常見的想法往往是,這個特性在戰斗中如何運用。
  這小子現實得驚人。
  王守川算是徹底看清楚了,艾輝學習元力,學習修煉,全都是圍繞著一個主題,那就是如何在戰斗中獲勝。
  說實話,對于比較理想主義的王守川來說,他并不是太喜歡自己的弟子學習的目的性太強。但是一想到艾輝的經歷,他也只能喟然嘆息。
  所以他很篤定,艾輝是不會把刺繡視作自己的事業。艾輝可以為了賺錢學習刺繡,為了充實自己學習刺繡,為了能夠制作出色的裝備學習刺繡,但是絕對不會像老伴那樣視刺繡為生命。
  王守川太清楚這一點,所以他對老伴的那點小心思,一點都不在意。
  忽然,王守川注意到艾輝的姿勢,冷不丁問:“他一直是這個姿勢?”
  艾輝的姿勢很奇特,他左腿在前,右腿在后,成弓步。左手握拳放在腰間,右臂平伸,食指和中指駢指如劍。
  王守川是夫子,學識深厚,一眼就認出來艾輝手上捏的是一個劍訣。
  劍訣是古代劍修常用的手勢,現在都沒有劍修了,很少會看到。現在的元修也用劍,也有劍術,但是和古代劍修的那一套完全不同。
  “沒動過。”韓玉芩這才注意到艾輝姿勢有些特別,不禁問:“這姿勢有什么說法嗎?”
  五府八宮還不到千年,刺繡興起的時間更短,至于剝繭抽絲就更加冷門,沒有一套更成熟的技巧,大家都是五花八門。
  但是韓玉芩很了解自家老頭,老頭肯定是看出了什么,她對老頭的學識還是相當信服的,當年就是被他這個小小的閃光點不小心被騙到手,年紀小不懂事啊。
  “劍訣。”老頭解釋道:“以前的劍修,在催動靈劍的時候,手上捏的法訣。”
  韓玉芩愣了一下,她怎么也沒有想到,竟然是劍訣這么古老冷僻的東西。
  “劍訣現在還有用?”
  “在別人手上沒用,在這小子手上,不一定沒用。”老頭的語氣透著說不出的得瑟。
  一旁的明秀忽然開口:“師傅師伯,師弟結束了!”
  兩人連忙望去,果然看到工坊內的艾輝,站了起來,在揉肩膀。
  一群人連忙沖進去。
  工坊的大門突然被推開,正在活動四肢的艾輝嚇一跳,看清來人,他連忙喊:“老師、師娘、明秀師姐。”
  幾天保持同一個姿勢,艾輝現在感覺全身都說不出的酸痛,暮膠蠶絲的錢真不好賺。想想那些一連抽絲幾十天的家伙,那該酸到什么程度啊。
  老頭一臉贊賞:“不錯嘛,進步很大。”
  韓玉芩撿起暮膠蠶絲,輕輕一抖,她的目光精準無比,立即得出結論:“十米多一點。”
  艾輝精神陡然一振,十米的暮膠蠶絲,價值二十萬,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明秀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這速度有點不對,師弟三天三夜抽出了十米暮膠蠶絲。”
  韓玉芩得到提醒,也反應過來,三天三夜抽出十米,意味著每天需要抽取三米多的暮膠蠶絲。韓玉芩有業務往來的幾家抽取暮膠蠶絲的元修,最快的速度也只有一天一夜兩米。
  如果艾輝的這個數據是真的,那就意味著效率提升五成以上,對任何一個行業,這都是相當了不起的!
  刺繡天才!
  韓玉芩眼前仿佛飄過這四個字,還是金燦燦的。
  她看向艾輝的光,陡然變得熾熱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