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99 嘴臉

海清恭敬地站在草廬外。枯枝編織的柵欄,疏朗寫意,當陽光照射在它上面,它投下的光影,總是不自主吸引海清的心神。柵欄是主人親手編織而成,到了主人此般境界,對元力的理解深刻無比,一舉一動都大有深意。
  草廬無名,一草一木全都出自主人之手。
  每當看到這座草廬,海清都不由肅然起敬。
  四十年前,他跟隨主人,離開五行天,來到蠻荒一處不毛之地。主人指著寸草不生的連綿荒山,說這里是他的歸宿,他要在這里建一座草廬。
  那一年,還不是宗師的主人,拾取第一根枯枝,丟下第一顆種子,鏟開第一鏟土。
  整整五年的時間,主人都只在做這一件事。有時他會坐在巖石上發呆,任憑風吹雨打,雕像般一動不動。有的時候,為了尋找一根合適的枯枝,他會走上很遠很遠。他會用手掌挖土,那時的主人,瘋瘋癲癲,渾身臟得像乞丐。
  草廬結成的那一幕,海清一輩子都忘不了。
  當時的主人剛剛給草廬的大門掛上草簾,忽然回頭,目光清明,對他說:“海清,我是宗師了。”
  就在海清愣神的時候,瘋狂的木元力,就像火山爆發。
  寸草不生的荒山,數不清的嫩芽破土而出,烈日高懸的天空,水汽和烏云從四面八方匯集,淅淅瀝瀝的細雨如絲。瘋狂生長的青草,把赤裸黃褐色的山頭覆蓋。
  細雨中,樹木生發,鮮花綻放,人間如春。一道陽光穿透厚實的云層,草廬沐浴在陽光之下,滴雨不沾。
  海清當時身體不受控制,拜伏在地。
  原本寸草不生的百里荒山,便是如今威震天下的綠海。
  草簾稀疏,隱約可見主人正在給花草剪枝澆水,他的動作寫意舒展,說不出的賞心悅目。
  “黃昏這么快就從草窟中出來?”
  溫潤如玉不帶一絲人間煙火的聲音從草簾后面傳來。
  “是的,海清也很吃驚。本來以為他的身體受金風創傷,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康復,沒想到還能這么快從草窟出來。”海清躬身道:“此子的天賦確是海清生平僅見,比大辰和鳴秋更勝一籌,唯一能勝過他的,大概只有主人。更難得的是,此子心性要強,好勝心三人之中最強。大辰心性太過于淡泊,鳴秋有點貪玩。”
  “能讓我們的海清有這么高的評價,看到端木家出了一個麒麟兒啊。”岱綱輕笑。
  “黃昏執意要回感應場,海清派人送他回去。”海清恭聲道。
  岱綱溫聲道:“他確實應該回去,這個年紀,感應場是最適合他的地方,以后也能是一段美好的回憶。”
  “是。”海清恭聲應道,他接著道:“端木家的東西送來了。”
  “先放著吧,石頭最近要開花了。”岱綱的聲音令人如沐春風。
  海清不由露出一絲喜色:“恭喜主人。”
  松間城,端木黃昏在巷子口躊躇,心中煩躁無比。自己怎么就欠了這個混蛋的人情?一想到這一點,他就煩躁得想殺人。
  為了搞清楚情況,他還專門去找了一趟李維教官。
  當時他還納悶,為什么李維教官看他的眼神有點奇怪。等聽李維教官說完那天的情況,他的臉都綠了。
  自己趴在艾輝的背上?
  兩個人的衣衫盡碎?
  他死死盯著李維整整五六分鐘,盯得李維渾身發毛。
  端木黃昏在巷子口躊躇許久,他腦袋亂哄哄。自己的驕傲,絕對無法讓自己當做什么都沒看見。海清和他說過,如果他在懸金塔呆的時間更長,就很難救回來,哪怕性命沒有問題,但是對身體會造成永久性的傷害。
  他記得很清楚,自己是怎么跑到懸金塔的。
  可是該死的!
  為什么是這個混蛋救了自己?
  他可以接受除了艾輝,整個感應場所有的人救他。
  該死!
  自己還想找機會把這個家伙揍一頓,這還怎么下手?那個該死的家伙,心中一定很得意吧,在等著看自己的笑話吧?
  “這不是傍晚同學嗎?”
  熟悉猶如夢魘的聲音毫無征兆響起,端木黃昏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差點跳起來。
  驚魂未定的端木黃昏故作鎮定轉過身,看到那張可恨的臉,他下意識地揚起下巴,滿臉傲然:“是你啊,找我什么事?”
  “找你?”艾輝四下張望:“被你這么一說,我還以為我走錯了巷子。看來沒錯啊,傍晚同學就是不一樣,跑到我家門口來問我找你什么事?”
  端木黃昏這才反應過來,臉刷地燒了起來,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自己怎么會犯這低級的錯誤?
  艾輝可沒有放過對方的打算,好不容易逮住,不榨出幾兩油,放他離開?
  “看來傍晚同學沒有忘記我的救命之恩啊,說吧,打算怎么償還?”艾輝沒有廢話:“我們得把話說清楚,一個是把你救出懸金塔的回報,還有一個是我受到無妄之災的賠償。說吧,傍晚同學,你打算怎么解決?”
  端木黃昏哪里聽過這么赤裸裸的索要回報?
  沒錯,就是這副嘴臉!
  他心中更是厭惡:“你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不是好人?你就這么說自己的救命恩人?”艾輝冷笑,隨即有點不耐煩:“當然這不重要,來點實際的吧,傍晚同學。”
  端木黃昏此時已經恢復冷靜,沉聲道:“我欠你一個承諾,無論什么事,無論什么時候,只要我能完成,一定會全力以赴。”
  端木黃昏一臉莊重許下承諾,心中舒了一口氣。他對艾輝心中厭惡,但是自己的性命為其所救,只是隨便敷衍過去,他自己的驕傲是絕對無法允許自己如此。
  只有這樣價值千金的承諾,才能夠讓他心無愧疚。
  他臉上滿臉傲然和莊重,這是他對自己的承諾。
  “就這樣?”
  艾輝目瞪口呆看著端木黃昏,就像活見鬼一樣。
  被艾輝這樣瞪著,本來滿心神圣莊重的端木黃昏忽然莫名心虛,下意識脫口而出:“那……那就兩個承諾?”